香氣四溢的芭比盛宴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譚德儀



那年秋分,芭比穿著一襲黑色長裙,披著黑頭巾,隻身坐船,抵達座落於丹麥北島偏僻鄉鎮,厥瀾(Jutland)。那天,是個風雨交加,灰天暗地的日子,貼切地描繪了她內心的圖畫,並真實地呈現出她過去經歷失去所有親人的歷史背景。她逃離迫害、遠離充滿悲傷記憶的地方,為要尋找一個避難所。樸拙、單調、嚴謹的厥瀾,足以消融她過往一切苦難、不堪和艱澀嗎?她何時能走出陰暗,覓得撥雲見日的天際?

一轉眼,十四個寒暑,她棲身二位單身儉樸的基督徒姊妹菲麗葩和瑪婷娜家中,終日替她們做黑麥粥和乾鱈魚。姊妹們已逝的父親,曾是小鎮牧師。落魄的教堂中,只剩下寥寥無幾的信徒。她們欲慶祝老父一百歲冥壽。芭比剛好得知自己多年前在巴黎買的樂透,中了一萬元法郎。曾是巴黎法國餐廳名廚的芭比,主動提出要自行出資替她們做一桌正式的法國餐。設若你我獲得了一大筆金額,腦海又會自然閃過哪些使用獎金的念頭?

晚宴時分,二個對比、交錯呈現的鏡頭:芭比從頭到尾,佇立週轉在廚房一隅;十二位享用晚餐的客人,圍繞著長桌而坐,桌上擺設了最精緻的餐盤、三個水晶玻璃杯、高級銀燭台上的蠟燭,散發出溫暖婉約的光芒。他們享受著一道又一道正宗新鮮的龜肉湯、鵪鶉鬆餅、沙拉、甜塔、新鮮水果拼盤。若沒有芭比全人、全心、全神、全時間投入的身影,就不會有十二人圍桌饗宴的景觀。試想,我們生活記錄的鏡頭中,都留存了些什麼樣的身影?我們欽羨常作一位立身服事的芭比?還是坐享其成的客人?

1987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丹麥電影《芭比的盛宴Barbette’s Feast》的經典場景,常常震盪在我視覺和靈魂深處。家破人亡的芭比,安憩在二位樸實的基督徒姊妹家裡十四年,二姊妹對陌生人芭比所作的,就如同聖經所描述的,一個人若愛護最脆弱的人,他就是關懷了耶穌。二姊妹收留芭比,如同她們在芭比敵人面前,替她擺設了生活的筵席。

芭比的盛宴,隱喻了聖經中,耶穌與十二個門徒一起享用最後晚餐的精神。芭比在影片中,流露了基督完全犧牲奉獻的特質(Christ figure)。她花掉了所有樂透獎金,替十二位客人烹調精緻的法國餐。那個場景,讓人思及最後晚餐中,耶穌拿起象徵自己生命的餅,祝謝了,擘開,然後對門徒說,「這是我的身體,你們拿著吃吧。」芭比全然的奉獻,就像擘開一個完整的餅,完全分給他人享用。

那場宴席桌上,每一位客人面前都擺了三個杯子,分別盛著紅酒、白酒、和清水。那三杯酒象徵著上帝三位一體的位格:白酒影射上帝、紅酒影射耶穌犧牲的寶血、清水影射聖靈湧流的泉水。當客人喝著芭比所買上等的紅葡萄酒,使人聯想到,當年耶穌拿起酒來,對門徒說,「這象徵我立約的血,為人流出來,使罪得赦免。你們要喝這酒,為了記念我。」透過耶穌犧牲生命,讓信祂的人,能與上帝在天國享受永恆生命的宴席。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