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壞人的好處
第 1 頁, 共 3 頁
桑蒂‧菲德翰和麗莎‧萊斯合著 林思牧譯



為什麼你的孩子暗自希望你堅守立場?

雖然青春期孩子挑戰我們的權威、和我們爭論規矩,可是他們暗中希望我們能堅守立場,否則他們將不再敬重我們。



有一天,四歲女兒哈娜在爸爸的皮質大辦公椅上,一面轉,一面大聲宣告:「我的名字是哈娜萊斯,我是老大,這個家聽我的。」接著,她又列舉了做老大的能力和特權。

這景象很有趣,因為它荒謬得可愛。但是我們的研究讓我們感到不安,因為很多家庭中,孩子真的是老大。

   

「我在學校裡有朋友,我所需要的是父母!」

在我們開始用焦點團體和抽樣調查青少年這個問題時,預期這些非常獨立的孩子,會強烈支持完全放任的管教方式。所以當聽到孩子們不要完全放任的管教方式時,我們相當驚訝!

他們知道自己需要有慈愛、堅定的父母來管──不是用權威來「表示誰是老大」,而是用權威訓練孩子在短短幾年內接管自己的生命。

請看看問卷是怎麼說的:

‧他們設定合理的規則、確定我完成功課、關心我和什麼人交往、關心我的健康,會設法營造全家相處的時間,並且一直會參與我的生活;選擇者占77%。

‧他們跟我到處玩、買我想要的東西、讓我做我想做的事,去想去的地方,他們不會為功課的事來煩我,他們不給我設定規則;選擇者占23%。

雖然青少年想要自由,卻有四分之三的人選擇要父母隨時管教他們,孩子同意親子教育書上說的,他們確實需要父母的管教。和我們談過的孩子認為,能和父母有親近的友誼固然很好,可是友誼絕不是主要的目標。他們認為,因為他們還在父母的監護之下,所以期望父母提供智慧、指引和管教,來幫助他們成為更好的人。



關於管教的真相

你一定會驚訝,孩子希望你擔起作父母的責任(當然除了處罰他之外)。讓我們來看看關於父母的權威,還有什麼令人驚訝的真相。



真相一:青少年把你的管教當作是一種愛與安全感

我們知道必須負起作父母的責任,可是有時不想去行使──或者受夠了因管教而起的憤怒情緒,有時不去管反而容易些。但是我們訪談過的青少年說,父母的工作就是當壞人。父母不擔任這個角色,孩子會覺得不安全,甚至認為父母沒有好好照顧他們。



父母不能掌握狀況,孩子的心情就無法安定

有位父母離異的青少年說:「我媽常住在她男朋友家,我總是單獨在家,因此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回家。已經是午夜十二點半了,我在想我應該打電話給媽媽,可是又想,何必呢?有時候我覺得好難過,因為沒有人叫我打電話回家,或者規定我要在什麼時候回家。」

你可能永遠都聽不到孩子承認,他們感激你管教他們,請看看,我們在問卷調查裡描述了一個很平常的狀況,孩子是怎麼回答的:



假想這個狀況:「你要和朋友們一起去音樂會,可是你父母懷疑朋友中有些人酗酒,不准你去,你非常生氣。後來你發現,去的人都喝了酒,而且回家時都已經醉了。如果你那天去了,就會面臨一個難堪的場面:如果拒絕上車,看起來一定很不酷,可是坐醉酒司機開的車太危險。回頭看那天的狀況,你是不是很高興爸媽讓你留在家裡?」請選一個答案。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