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宴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譚德儀



十八歲的大兒子央求我們設宴款待同學吃中國菜。



豈是設宴的時機?

正值歲末年初,前廳地面施工之際,每天工人進進出出,機器切割磁磚的尖叫聲,鎮日響徹雲霄,塵土滿屋四處飛揚。生活空間就像美國畫家Jackson Pollock的現代畫《秋季的節奏》,畫面上灑滿、混雜著黑色、白色、土色的油彩顏料,雜亂無章,全無頭緒。我的心靈似乎亦有一團被小貓扯亂的毛線, 丟在一邊,等著主人重新理回它的脈絡。這豈是設宴的時機?

兒子轉到另一半那裡探問。「好啊!我給你們做飯!」老公不假思索,爽快的答應了。我咬牙切齒,暗自算計,這二個臭小子,現在正處於非常時期,不專心幫忙重整家園,還給我找麻煩。到時候,我可撒手不管,叫你嚐嚐作大廚的滋味。

年初三午後,先生步入廚房,欲準備晚宴。打開冰箱,他癡癡望著冷藏架上的果蔬,駐立良久,接著開口問道,晚上該煮些什麼菜?我回頭望著他,心裡很想揍人,又感到很好笑。唉!算了。我扯著嗓門喊著,那你弄麻婆豆腐、鹽酥蝦、跟青椒肉絲,我負責三樣菜吧!

結婚二十多年來,首次跟另一半準備筵席。二個人擠在狹隘的廚房,四處打轉,伴著噪音、塵埃。瞥著老公掌廚的架式,我站在一旁,忍不住指指點點,卻又自責礙手礙腳,更驚嘆他完全獨樹一格,不按牌理出牌,令我跌破眼鏡。



難忘的心靈饗宴

晚宴時分,全家人、加上兒子的同學,密實的圈起一個橢圓型,桌上結合了我們夫妻倆分頭做出來的菜餚,色彩繽紛。孩子們各個埋頭苦幹,吃得津津有味。席間,先生邊笑,邊對著三個兒子和三個同學說:「我平時從不做飯,今天,為了兒子們想請你們來吃飯,才特意下廚的!」聽見先生對著一桌男孩,主動道出發自肺腑、真誠的幾句話,就像在冷冽暗室頻頻打顫的人,突然有人為他燃起熊熊爐火,將寒氣從裡到外慢慢驅散了。那一頓混淆著我的無心、先生的有心、用心、加愛心所烹調出的晚餐,亦如一頓難忘的心靈饗宴。

飯後,先生又恢復了君子風貌,與孩子們迅速退席。大兒子第一次主動提出要幫忙,母子首次攜手清理膳後殘局。那原本是個瑣碎、不悅的餐後場景,卻瞥見灰色天際中,裂開窗口出現了一道彩虹;又如曲終人散,一首《你是我的陽光》的旋律,隱隱柔柔地迴盪會場中。

隔週末,正逢我們結婚二十一週年紀念日。前一晚,前廳才竣工。我們尚未從混沌髒亂中,恢復元氣。當日清晨,步入廚房,一眼瞥見餐桌上一盆仍然耀眼的紅色系列鮮花海,心裡再次被它突然跳入眼簾的驚奇震攝住了!

那一盆以新鮮紅玫瑰、康乃馨、百合插成的盆花,第一次展現在我面前時,剛好是我和先生摩拳擦掌、手忙腳亂地準備晚宴的當兒,聽見韓裔同學李廷喊我們,我回眸之際,很吃驚的看見他手上捧著一大盆鮮花,謙恭的遞給我。那是天上掉下來的驚奇禮物,像是上帝親手在我灰濛的心靈畫布上,加上一抹亮麗色澤的神來之筆,並在我們人生重要的日子,繼續延展成愛的象徵和祝福!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