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大能帶來社群的改變
第 1 頁, 共 2 頁
作者:彭強

兩年前去昆明,參觀民俗文化村,給我心靈最震撼的是苗族。設計者用一座小教堂來作為苗族的象徵,古樸而富有詩意,據說進入教堂後有一幅被稱為苗族之父的柏格理(Samuel Pollard,1864-1915)的大照片。我產生了強烈的興趣,期望可以深入瞭解這段民族變遷的歷史,知道上帝怎樣進入苗族,改變苗族。

  

福音進入偏遠地區,改變社群

柏格理不是一個突兀出來的個人英雄。他出生於英國維多利亞時代,這個時代可以說是約翰‧衛斯理復興運動所塑造出來的,充滿了福音派的熱誠,強調個人信主的經歷、傳福音的熱忱、福音進入文化,改變社群。那個時代屬靈偉人群星燦爛,包括廢奴領袖威伯福斯,護士先驅南丁格爾,敬虔的科學家法拉第,自由主義政治領袖迪斯累利,偉大的非洲宣教之父李文斯頓,內地會創辦人戴德生,數不勝數。柏格理從小受到去非洲宣教的李文斯頓的精神感召,親耳聽到戴德生的演講和呼籲,最後來到中國。有意思的是,柏格理後來的妻子艾瑪是南丁格爾的學生,南丁格爾選派她來到中國。維多利亞時代的基督徒非常強調福音更新現實生活的能力,因此當時許多基督徒投身於建設醫院,興辦學校,改善貧民窟,興建工人住宅,以音樂廳和社區活動中心取代酒館等等。正是在這幅景象中,柏格理在貴州石門坎興建教堂,開辦學校,辦痲瘋病院,推廣種痘等,都是這場福音派運動的一個有力見證。

  

一個效法耶穌的生命榜樣

跟隨耶穌的道路,必定是一條十字架的路。柏格理來到陌生的國度,甚至在前往雲南的船上就差點遭遇滅頂之災,緊接著親愛的同工命赴黃泉,自己也身患重病,無數次都想放棄,卻一次次在祈禱和與主親近中被主的愛重新激勵。他在雲南昭通佈道多年,卻毫無果效,只有耕耘,沒有收穫,其間壓抑難為人道。一次次面對暴徒們的威脅,有次甚至被打得背上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膚,幾乎死去。儘管如此,他還是靠著主,一次次把自己送上門去面對敵對的人。他也經歷誤解、背叛、詆毀,「雖心裡作難,卻不致失望」。許多人想擁立他為苗王,為彝族之王,他在禱告中明白主的心意,專心服事,不走世俗的老路。他像耶穌一樣愛小孩子,培育、愛惜同工。他不是完人,隨時依靠主,學習用禱告支取主的力量。柏格理最後死於疾病,可以說有些潦倒,但內心卻毫無困苦和苦毒,他對孩子說:「爸爸要去的地方是,上帝早已為我們安排好的更美的家。」我看過很多仁人志士,一生努力付出,最後內心充滿不平和憤懣,死於鬱鬱情結。而柏格理實在是耶穌的門徒,他以信心開始事奉,也以信心歸回天家。

  

福音大能帶來整個社群的改變

兩百年前,第一個到中國的新教宣教士馬禮遜在前往中國的船上,與船長談話,船長對這位年輕人的抱負很不以為然,說:「年輕人,你想改變這個古老的帝國嗎?」馬禮遜說:「不,不是我,是上帝想要改變。」上帝的信實臨到中國,也臨到苗族中。她是一個曾經被歷代統治者追來追去的可憐民族,被周圍的漢族、彝族視為「大地上無所作為的一群人,只適於充當農奴」。但他們遇到一個真心愛他們的人,並且告訴他們好消息:雖然在世人眼中他們是野蠻的、骯髒的、貧窮的、沒有價值的,但在一位名叫耶穌的人眼裡,他們卻是最珍貴的寶貝。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