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姊真的很「有錢」!
第 1 頁, 共 2 頁
大姊真的很「有錢」!
作者:周慈美

我們家兄姊妹八人,芳蘭大姊排行老大,我老七,生長在苗栗鎮博愛街,小康,長老會基督教家庭。



看似有錢

大姊八歲時,父親一度病危,自以為不久於人世,便將所有積蓄和黃金交給大姊說:「爸爸走了,妳要好好照顧弟妹……。」大姊說她永遠都會記住這件事。爸爸後來又活了,享年78歲。

大姊讀台南神學院,獲美籍米麗華宣教士全額獎學金,完成學業。1966年,成績平平的她,很幸運的獲得美國艾爾赫斯特大學(Elmherst college)全額獎學金。在美國求學期間,她常寄錢回家,也常寄美國絲巾、髮夾、襪子等等,我便以為大姊很有錢。

大姊畢業後和酷愛旅行的同班同學但以理‧亞當斯(Daniel Adams)在美國結婚,婚後大姊常在信中說:「……我們去了羅馬,又去了盧森堡等地祣行。」我便以為大姊很有錢。

大姊夫婦選擇在韓國當宣教士,並在韓一長神大學神學部當教授,我當然認為大姊很有錢。



節衣縮食為省錢

1981年,我因獲韓國亞細亞聯合神學研究院獎學金,便前往韓國進修,那是我第一次出國,第一次見識到飄雪的日子。聖誕假期,同學們都很羨慕我可以到教授大姊家小住,也許他們也以為大姊很有錢。雖然我們姊妹分離了十幾年才相聚,但因大姊愛家、顧家又殷勤寫家信,所以並沒有生疏的感覺。

寒冬裡,大姊家只有兩個睡房開暖氣,上廁所、吃飯等都得圍圍巾、戴帽子。記得有一個夜晚起來上廁所,因來不及穿大衣,差點凍僵在那長廊上。大姊說:「……這樣子過冬天,整年的暖氣費可以省下八百美元。」

每天餐桌上只有小魚乾、豆腐、青菜、韓國泡菜和自製全麥餅乾。大姊說:「世上窮人很多,我們若吃的太好於心不安,也怕膽固醇太高。」依稀記得一天午後,大姊帶著我去魚市場,看看過了中午是否會有好價錢,結果賣魚的人說:「我們的魚最新鮮,早上、晚上價錢都一樣。」當時我看著那眼睛亮晶晶的虱目魚,想起媽媽最拿手的九層塔紅燒虱目魚便猛吞口水,但大姊毫不猶豫地說:「我們回家吧!」什麼也沒有買。這件事總是鮮活的在我記憶裡。有過一次,吃過午飯,大姊突然對我大叫:「唉呀!慈美,……」我以為發生了什麼事。不料,大姊一臉嚴肅地說:「那半杯的水,是開水,妳為什麼倒掉?」

大姊夫生日那天,夫婦倆從全州開車到首爾吃漢堡慶祝,大姊夫高興得不得了。大姊說:「妳姊夫是美國人,有時候也需要吃美國食物,在首爾吃漢堡很昂貴,兩人就得花20美金左右,還得花汽油費,所以不常光顧。」

聖誕節那天,大姊夫花了20美金買了一本書想要給大姊一個驚喜。沒想到大姊碎碎念了又念,說他花太多錢買書。

有一次在大姊家過週末,臨睡前,高高興興地洗好澡,準備上床睡覺了,大姊突然出現,一臉嚴肅地說:「慈美,韓國水很貴,下次妳來之前,可不可以在學校宿舍先洗好澡再來呢?」



捐錢作貧寒獎學金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