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第 1 頁, 共 1 頁
作者:田春生

「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按著我手中的清潔賞賜我。」(撒下二十二21)

  

民國90(2001)年3月,我參加了一次特會,會後接受祝福時,擔任翻譯的紀志煌牧師拉住我說:「我從神領受了一個感動,你在暗處所做的,祂要在明處報答。」「喔!是嗎?我已是個身敗名裂的人了,主啊!你將如何做呢?」我從心裡向神哭訴。想到自己的牧師拒絕為我禱告,弟兄姊妹擺出厭煩、失望的態度,我所參加的福音機構也要與我劃清界線,心中溢出陣陣的酸楚。

從小,我就是個乖乖牌,在各方面都有不差的表現,也因此為我那貧寒的家世換來一點自尊。我非常敏感別人的眼光及態度,常自忖別人是否尊重我,也推動了我求好的心。當了醫師之後,為了別人的稱讚,我付出了加倍的努力。

不料一陣晴天霹靂,我被捲入一宗匪諜案,上了全國頭條新聞,報上指控我販賣診斷書,之後雖貪瀆罪被澄清,但我還是因診斷書被認定誇大而定罪。漫長的審判,使得我精疲力竭,卻沒讓我有絲毫辯解的機會。不止一次,我向神禱告,「取我的性命罷!」

幾天後,90年3月15日,台南縣醫師公會打電話來,「你還記得一位林淑惠小姐嗎?她說你是她的認養人。」「是基隆的林淑惠小妹妹嗎?」回到家中,我跟妻女提到這件事:「25年前,我讀大一時,認養了一位單親小女孩共六年,當時她4歲,現在長大做媽媽了,她找了我許多年,我們已通了電話,她想見我們全家。」於是,在約定的時間我們全家北上到了台北晶華酒店,想不到,竟是盛大的記者會,各大媒體現場轉播了我們「父女重逢」的實況。

隨著新聞每小時重覆的播放,所有我認識的人都重新認識了我,我也不斷地接到向我致意的電話。之後,記者更直接找到了我的診所,我認養64位貧童、開設以琳之家為貧童安親、補習的事蹟,也一件件上了報。忽然之間,神改變了一切,讓我完全忘卻了過去的委屈與苦痛。



「憐恤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太五7)

「我雖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二十三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