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牧人,為羊捨命
第 1 頁, 共 1 頁
作者:潘榮隆

重回闊別多年的台中大甲馬鳴埔營地,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景物依舊(聽說是當年營地贈與者家族,希望永保起初的模樣,來紀念先人愛主的心),人情大不相同──以往所帶領的都是大學生,今日帶來的,是我們教會中各種年齡層的會友。穿梭在他們初來此地的亢奮與熱烈氛圍裡,我們還是難免會幽幽地勾起從前總總的回憶;畢竟這是曾經伴著我們成長過的地土啊!



好牧者的榜樣

牧養這個教會之前,我們做的是校園學生工作。每年寒暑假,總會帶著大學生,來到馬鳴埔參加各式福音營會。那時,我們剛從美國修完學位歸國,充沛的活力、帶著滿腔熱血與異象,仗著略長的年紀與老師的身分,雖然對於神學或輔導仍然一知半解,就初生之犢不畏虎地,扮演起這些大孩子們的輔導;儘管當時自己的孩子還小,夾著奶瓶、尿布,推著娃娃車,但我們總是樂得無役不與呢!

有一年,學生們聽說一位年輕的牧師,剛出道,卻很有恩賜,話語很激勵人,就邀請了他,成為我們當期的講員。

果然,這位年輕的神的僕人,神采奕奕、口才便給,信息十分有膏抹,場中不時掀起高潮,滿得學生們的喜愛,我們也很欽佩與景仰;縱使當時窗外已淅瀝下起滂沱大雨,也沒有澆熄我們滿懷愛主與歡迎這位年輕牧者的熱情。

傍晚時分,來了一個緊急電話。這位年輕牧師的兩歲女兒,突然生了急病,住入加護院房,醫院也發出了病危通知,要他立即回去處理。

主辦的學生們都焦急了,不知如何是好。

「牧師,您先回去照顧小孩。我可以代您作講員。」我不自量力、囁嚅地提議。

一方面是擔心與疼惜;另一方面,身為輔導,臨時粉墨登台,代替無法出席的講員,是我們的責任。

「不,神既然給了我祂的話語,我就必須講完。」年輕的牧師很平靜地說,「好牧人,為羊捨命。」

他無畏地走上講台,給了我們一篇「好牧人,為羊捨命」的信息。

講道一結束,這位年輕的牧師就急忙趕回台北。



為羊捨命

很遺憾,她的女兒再也沒有機會,見到父親親自對她表達永遠的愛。

這位年輕的牧師也沒有親眼見到,隨後會場所發生的一切──聖靈突然降臨在我們當中,多少學生當場感動至極,痛哭悔改、決志信主、再一次獻上自己,決心永遠跟隨主。

那一夜,我們的生命也得到了全然的更新。我們看到一個身為牧者的父親,對他孩子的深愛,是如何地表達在「好牧人,為羊捨命」的忠心上。這位年輕牧者「為羊捨命」的形象,永活在我們的心中──成為好牧人,是我們矢志終身的使命。以致在我們日後的牧會裡,面對多少次的危機或低潮、多少矛盾與衝突,「為羊捨命」都是我們最優先的考量。

如今,帶著當年還在襁褓中的孩子們,重臨舊地,看到他們喜樂地在台上敬拜讚美主,我想起了那位在我們當中失去了愛女的年輕牧者,所給我們留下永遠的激勵。

抬起頭仰望著同一個馬鳴埔營地的天空,但願有一日,當我們在天上遇見這位未曾謀面的小女孩,我們極願意告訴她,她父親對她深愛的表達,給我們留下一個永遠的榜樣──「好牧人,為羊捨命。」 (作者新竹新恩堂/台北城市復興教會牧師、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