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著瞧
第 1 頁, 共 1 頁
作者:李滿香

自從去年五月,兒子從德國被掉到伊拉克以後,我以為一年內是無法和他見面了,想不到去年聖誕節左右,他開始在e-mail裡透露,今年初可能會回來度假,但日期無法確定等等……。

從那時開始,我與女兒就引頸以待,但在來來往往的郵件上,他仍然無法告訴我們正確的日期,甚至到最後幾天他也只能給個大概的時辰,當他真的給我們正確時刻時,人已在歸途了。

原來他是從伊拉克直接坐軍機回來的,但途中卻佇留不同地方,從上飛機到美國本土,一共花了四天,身上的軍服都沒脫過,洗澡更不用說了。

記得去年他從德國回來度假時,最大的願望是好好的吃一些好東西,所以我們這些親朋好友也盡量安排與他共享佳餚。但這次他最大的願望是獨自待在他的房間裡。我以為他得了憂鬱症了呢!他幾乎很少吃我煮的東西,反而出去買一些所謂的垃圾食物回來。

憋了好幾天,我還是問了悶在心中的疑慮。原來在伊拉克,他從沒有單獨一個人的時候,周邊總是有一些人,而且大家都是髒兮兮的,難怪傷風感冒一直纏著他。更可怕的是,雖然他是作內勤的工作,但因為是在前線,身邊一直要帶著槍,可見那種日子是不好過的。

雖然在伊拉克的生活好像不是人在過的,但作為一個軍人,他對美國政府對伊拉克的政策,仍然持著效忠領袖的精神,對於下屆總統選舉,他仍然支持共和黨。而且他也相信伊拉克會變得更好。對於他們這些年輕人在那裡受苦,美國所付出的代價,他都給予百分之百的肯定。

幾個月以後,他就會完成在伊拉克的任務,回到所屬的部隊,就是最初被分發在德國的部隊,本來軍人都是隨著部隊走,但因他的任務特殊,而暫時被徵召去伊拉克助陣。

有時我有點想不通,他讀了法律出來,不好好當律師,反而跑去當兵。再兩年他就會退伍。這段時間在他一生中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也許他學到了要服從在上掌權者吧!也許他會成為一個吃得苦中苦的人吧!但,是否因而成為人上人,那就等著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