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賜的禮物-給敏慧
第 1 頁, 共 1 頁
作者:周慈美

母親回天家時,我像孤兒般地哀慟,在死陰的幽谷徘徊,直到移民美國,在妳寬廣的肩膀下,身心逐漸甦醒、康復,才得以存活。

新移民的妳,帶著病懨懨的姊姊,在全然陌生的白人世界密蘇里落腳。當妳在銀行獲全職工作時,高興地馬上寫信給爸爸說:「……我找到了工作……薪水不多,但夠慈美和我……」爸爸大得安慰來信:「……謝謝敏慧,替爸爸媽媽照顧生病的慈美。」

1999年,我輕度中風,住院期間,妳突然瘦下來,憂愁地吃睡不得,直到醫生、護健師報告好消息,妳才稍微能安睡、稍微吃點東西。

有個下午,只剩大哥在病床邊時,他突然面色沈重,一臉嚴肅地說:「慈美,妳一定要堅強,要快快好起來,敏慧看妳生病也快倒下去了。大哥怎能接受這些?」聲音硬咽幾乎說不下去,好一會他又繼續說:「……為了大哥,為了敏慧,復健再痛苦也要咬緊牙撐下去!」

當我漸漸強壯起來時,妳高興地推著輪椅,帶我去亞特籣大看大哥、二哥家人。不知為什麼,他們都拿錢給我,妳看在眼裡,很沈重地對我說:「……我們做人要手心向下,不要手心向上。」自那以後,妳每個月給我很多的零用錢說:「這些錢不用存,拿去花。」有一次,在餐館吃午餐,她很直地說:「妳不是沒有賺錢嗎?怎麼能在外面花錢吃午餐呢?」我笑而不答,捧上百分之十五的小費給她,她笑開了口,就不再問其他。

2005年,妳推著輪椅帶我去英國、法國旅行,同團的人猜不出我們的關係,其中一人好奇地問:「她是妳媽媽嗎?」妳聲音稍大了些說:「她是我姊姊,她很年輕的!」別 人會想,只有孝順的女兒,才會這般推輪椅帶媽媽遊歐洲,難怪她會這麼好奇地前來詢問呢!

病後,我一跛一跛的走路。有一次,好像在妳的計劃中,妳穿著鮮亮白領套裝說:「出去走走!」就把我帶到妳的辦公室,並向同事們介紹:「這是我姊姊Teresa……」整桌辦公同事突然安靜下來,看著妳自信又驕傲地介紹拿著拐杖的姊姊,他們各人臉上流露出的,盡是欽羨,盡是慈祥,盡是亮光。



敏慧:

妳是上帝賜給我的禮物,

妳以妳的生命、健康、金錢來照顧我、保護我,

使我的生命有尊嚴、有驕傲,

有妳勝於千萬金銀,

妳是上帝賜給我的禮物。

我每天都這樣感謝上帝。



2007年感恩節寫於橡樹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