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所信,完成所託
第 1 頁, 共 4 頁
守住所信,完成所託
作者:蘇文安



如果,我早知道…… 如果,我早知道這一切都是「最後一次」,我一定會更仔細記住每一個表情、每一句言語、每一個動作…… 那是2007年9月30日清晨。九十三歲、與我一家同住的老父蘇銅鐘長老,如常出去附近街區健行。回來後,如常為後院的花果蔬菜澆水。然後如常在他自己的套房中準備簡單的早餐。禮拜天早上,我因必須準備講道而很少與他共進早餐,這天不知為什麼,突然想多陪陪當時才失去老伴35天的爸爸。進餐前,我請他為我的講台事奉祝福。他按手在我身上,迫切為我能傳講生命之道、榮神益人而代求。 當天爸爸如常參加和平台福教會的台語堂崇拜,從頭到尾,該立就立,該坐就坐,一直到領受了最後的祝福。再坐下之後,就站不起來了,於是從禮拜堂叫救護車緊急送醫。 我聽到消息後,於下午一點三十抵達醫院急診室。爸爸獨自躺在病床上,用台語大聲背誦聖經詩篇二十三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無欠缺。伊帶我臥在青翠的草埔……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驚遭害,因為伊與我同在……」想必,他知道自己已將走完在世生命的最後幾步路,因此將自己交在那牧養他一生的大牧者手中。半小時後,掃描報告出來,是腦溢血,血塊有6公分大(後來擴大到15公分)。 五點三十分左右,他眼神逐漸無法聚焦,右手無意識地在空中指指點點、揮來揮去,語聲也逐漸模糊。我邀請他一起禱告,求主照祂的心意、祂的時間,帶領他接下來的腳步,我們願順服祂的引導,將生命氣息和永恆的歸宿交託在祂手中。完畢時,他大聲說「阿們!」 六點二十五分左右,他意識更模糊,話語已若有若無。我預感到這可能是與爸爸交談的最後機會,於是俯身在他耳邊大聲說:「爸爸,你知不知道媽媽在哪裡?」他用幾乎細不可聞的聲音回答:「恁(你們)媽媽在厝裡療養。」我說:「媽媽已經不在厝裡,她是在天堂等你!」「你說……媽媽在天堂等我是什麽意思?」「我們剛為媽媽舉行過追思禮拜,記得嗎?她已經在主耶穌那裡,她一定是覺得那裡太好了,要叫你趕快去跟她在一起!」 爸爸喃喃細語:「追思禮拜?……在主耶穌那裡?……叫我去?……」終於,他露出一絲恍然領悟的神情,牽動嘴角微微笑了一下。然後,就像電腦插頭忽然被拔離插座後螢屏一片漆黑般,就此陷入昏迷,八十個小時之後,於10月4日清晨安息主懷。距家母謝守女士於8月25日榮歸天家,正好四十天。

爸爸於1929年隨祖父信主後,即認真追求靈命長進,積極投入教會事奉。當年及1932年、1945年,他先後做了三個有關保健、傳福音及家庭團隊事奉的異夢,神果然帶領他在日後的人生中一一圓夢。

以下是他在1989年親筆寫下的記述: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