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周敏華的新生
第 1 頁, 共 1 頁
柯周敏華的新生
作者:田春生



「耶和華已經安慰了錫安和錫安一切的荒場,使曠野像伊甸,沙漠像耶和華自己的園囿,在其中必有歡喜、快樂、感謝和歌唱的聲音。」(賽五十一3)



  柯周敏華最近頻頻來我的門診問安,表達信主耶穌之後的喜樂與平安,也常常介紹她美容院的客人來找我談信仰及禱告。她表示以後的人生是屬耶穌的,也是傳耶穌的,只是,認識主耶穌實在太晚了,甚為可惜。

  十三年前,因為大女兒以琳病情嚴重,我不得不舉家遷到醫院附近。搬進天扶大摟,感覺就像住在萬神廟,半夜三點,一陣喧嘩之後,就傳來不斷的敲打撞擊,管理員說這是日本某種宗教的安神儀式。還有,台灣本土的佛、道、一貫道等諸神的熱鬧場面,都集中在這棟體面的大樓裡。我們當初看上的一樓花園也常被巨大香爐的濃煙籠罩,最受不了的是,與我同住七樓的柯周敏華家,客廳中擺了三尊比廟裡還要大的偶像,指頭般粗的卷香,不停止地燃著,瀰漫的煙使我們看不清楚他們供奉的是什麼神,到處流竄的煙也讓我們無奈地緊閉大門。

  半年後,我們搬離了這些不相往來的鄰舍。但最近一年來,柯周敏華常來找我看診,偶而會提到一些磁場及修行的話題,我都淡淡地轉移話題到身體的病痛上,不願多說。直到有一天,她被先生用手肘大力撞擊頭部,暈眩嘔吐不止,我才難過地跪地為她禱告,也得到她真誠的回應,原來他們家中佛道兼修,也在仔細尋找相容的磁場,但是家中問題不斷,一片混亂,夫妻、親子關係疏離、緊張。但是,他們仍然不改拜神修行初衷,直到柯先生因星海羅盤的修煉,走火入魔、人格丕變、凶暴又冷漠,恍如陌生人,又像猛鬼附身,她才驚覺是拜出問題了。

  當我繼續為她禱告時,她發現自己正逐步地得釋放,我也奉耶穌的名為她家庭禱告,求主耶穌的寶血潔淨她先生及她家庭。她面對先生凶暴的靈時,也會試著呼求耶穌,都有想不到的效果,六月十五日,他們夫婦倆來參加我們的聚會,八月十八日,柯周敏華在我們的教堂受洗歸入基督。她真實地成為一個新造的人,享受在主裡的平安及喜樂。

  她說:「耶和華啊!求祢將祢的律例指教我,我必遵守到底。求祢賜我悟性,我便遵守祢律法,且要一心遵守,求祢叫我遵行祢的命令,因為這是我所喜樂的。」(詩一一九33-35)。

  彷彿神也對我說:「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在乾旱之地使你心滿意足,骨頭強壯。你必像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那些出於你的人必建造久已荒廢之處。你要建立拆毀累代的根基;你必稱為補破口的和重修路徑與人居住的。」(賽五十八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