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去教會
第 1 頁, 共 3 頁
──讀《何必上教會》有感

李麗萍



《何必上教會》(Church Why Bother)是美國著名作家楊腓力(Philip Yancey)的作品,書中他詳細記述自如何從一個教會懷疑者變成擁護者,又怎樣從個教會旁觀者變成參與者。轉變的關鍵在於他「學會了應當如何看教會」。



為何需要教會

對於教會的需要,楊腓力引用聖十架的約翰(Saint John of the Cross)的說法:「落單的美好靈魂…就像獨自燃燒的炭火,只會逐漸冷卻、不會愈來愈熱。」他認為:「基督教並不純粹只是智識上的內在信仰──基督教只能在信仰群體中活出。…一旦我遠離教會一段時日,我就發現受苦的是自己。我的信仰褪色,缺乏愛的暴戾外殼又再度覆蓋全身。我變得冷漠、不再火熱。因此每次遠離教會,最後總會再兜回教會。」



應當如何看教會

楊腓力認為重返教會時,已經學會「向上仰望、往四周看、向外邊看、往裡面看」,所以不再只是容忍教會,而是能進一步的學習如何去愛教會。

向上仰望──楊腓力表示他過去對教會的心態像是一個精打細算的消費者,把主日崇拜當作一場表演,去看愛看的東西、開心一下。但是他現在是試著向上仰望,越過講台,定睛於神。因為教會存在的目的,不是為了提供消遣、或分擔軟弱、或建立自尊、或交友聯誼,而是為了敬拜神。因此他調整現在的心態,在教會崇拜專注於內在的心靈,而不是大模大樣地坐在椅子上,像個影評家似的,挑剔整個崇拜是否盡善盡美。

往四周看──重返教會的初期,楊腓力刻意尋找會友背景和自己相似的教會,但結果是靈裡貧瘠、拘泥刻板的崇拜。他指出:「我們很容易忘記,基督教會是世界歷史上,第一個使人們擁有平等立足點的機構:不拘是猶太人、外邦人,男人、女人,或是為奴的與自主的。初期的基督徒拆毀了許多藩籬…女人和窮人都可以擔教會領袖。」現在楊腓友找新會友時,會特意找一群完全不同的會友,把順從聖經中對上教會的教導,當成一種必要的屬靈操練。

向外觀看──楊腓力認為人需要付出,就像窮人需要賙濟那般的迫切。他引用佈道家包樂(Louis Palau)的話說:「教會,就像『堆肥』。聚在一起,臭味四溢;分散開來,豐富世界。…一間教會的成敗,在於是否能夠跨出教會藩籬,將觸角向外伸展。」因此,分享關懷或愛心的人,往往得著滋潤,不會因此匱乏。

向裡觀看──重返教會後,楊腓力在美國芝加哥的「拉撒蕾大街教會」(LaSalle Street Church)發現了初期教會的精神,這個教會是位於芝加哥最富裕與最貧困社區的中間地段,會友繁雜而多元,他從這個教會學會什麼是「恩典的教會」,也重新認識了耶穌基督就是恩典之神,因此他去教會時,會向裡觀看,反省自己,求神潔淨心中爭競與批判的毒素,求神用恩典充滿自己。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