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位師母?
第 1 頁, 共 3 頁


「對不起,請問您要找的是哪一位師母?」每當有人打電話到我家找師母,必定會聽到這個標準答覆。

「你要找老的師母還是年輕的師母?」我的孩子們似乎很享受這有趣的問題,有時候,也會用他們那啼笑皆非的英文直譯華語這麽問:「你要找哪一個牧師的太太?」

自從父親在15年前退休卸下牧會的職務之後,父母就搬來與我們同住。但他們倆在教會裏仍然非常活躍;雙雙在長輩們的團契中有許多的服事。因為一個家庭裏有兩個牧師兩個師母,當有人致電或來訪時,要找那一位師母總難免會造成些混淆。



外婆──教會事工的重心

我們夫妻雙方都有不是傳道人的親戚,而我的外婆是我們家第一位師母。有趣的是,在這三代牧師的家,產生了三種非常不同的師母。

先從我的外祖母說起吧!她算是我們家的師母中惟一受過正式神學訓練的,和外祖父終生一同在鄉村教會裏服事,也曾在臺灣的外島做過宣教士。當時,他們兩位可説是教會裏教育水平最高的,因此外祖母在教會的婦女之中自然成了領導人物。說她是教會婦女們的中心,也許更爲貼切。誰家有客人從城裏來,誰家的孩子返家或出外遠行,或哪家發生了問題等等,這位師母都一清二楚。

所以,外祖母不但是教會婦女的中心,也是所有資訊的中心。但那絕非出於閒話或謠言,而是婦女們基於對她的信任,總會把大小事告訴她,也從她那兒得到所需要的關懷及幫助。所以,從各樣的婦女疾病、疑難雜症到各種食物的食譜和做法她都知道。日據時代,日本軍隊常期的佔據使用教會。外祖母身為師母和教會中婦女的負責人,她必須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與日本官兵保持良好的關係,好叫他們不會在教會裏生非惹事,並以確保教會裏的正常聚會,以及年輕姐妹們不受到騷擾。

不但教會的婦女們非常敬仰她,就連弟兄們也尊敬她。當時她們住在教會的牧師舘,就是在他們教會後院的一間雙層房子。人們到來,若找不着牧師,能找着師母,也會十分歡喜。他們不但同樣可以向她傾訴問題,從她得到很好的建議,還可帶著好吃的東西回家!

外祖父和外祖母在一年之内相繼安息。相比之下,在外祖母的喪禮上,出席的人更多,有更多哭聲,更多不捨,也更多人讚揚她。半個世記後,提到外祖母的名字,仍會有人讚美她所留下的回憶。其實,我相信,外祖母在教會裏扮演著比我外公更重要的角色,她是整個教會事工的重心。



母親──有主導性的師母

我的母親與外祖母則是截然不同的師母。母親是一個外向、有主見、勇於發言的人。我知道她和其他牧師娘不同。她是蠻有動力的一位中學教師,所教的學生有很多都是高材生,之後也都頗有成就。

當我母親結婚時,絕不會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成爲牧師娘,因爲我父親那時方才初信主,而且又是前程似錦的一位軍人,沒有絲毫成爲牧師的可能任。

我們從來沒有住在教會的牧師舘,但是,我所有的童年回憶幾乎都與教會有關。母親身爲師母,既是主日學老師,青少年的領導人,詩班的指揮,又是大專學生的輔導。看她的舊照片似乎每張都是圍繞著一群年輕人,都和年輕人在一起。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