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音二姊
第 1 頁, 共 2 頁
幸音二姊
【生命彩虹】

幸音二姊

周慈美



在我們周家八個兄弟姊妹當中,幸音二姊排行老二。由於大姊很年輕就去美國,所以在我的記憶裡,二姊一直都扮演著家裡老大的角色。幫忙父母親照顧、教育弟妹,也包括為教育費用存錢的重任就落在二姊身上。



我臉上的榮光

六十年代,二姊二十一歲銘傳商專畢業即在苗栗縣中(今苗栗國中)任教,志忠三哥、敏慧和我都是她的學生,她教地理。

在那經濟匱乏的時代,在那重男輕女保守的苗栗小鎮,有誰家會送女兒去台北上大學?尤其念的又是私立學校!

記得六十歲趙家鄰居明水嫂,多次當著我的面對她自己的女兒、孫女說:「妳看,周家姊妹多會念書、懂事又乖……。」

念國中時,孫X莉,X珊都會帶我去她們家,總是這樣介紹:「她是周老師的妹妹。」那時候有個姊姊當老師真光彩,二姊是我臉上的榮光。

開始在苗栗基督長老教會當主日學老師時,我念高一,而二姊是主日學校長也是教會長老。

二姊二十五歲時,有位年輕英俊的神學生突然來拜訪父母親說:「……神在夢中給我一個異象,要我娶您們的二女兒為妻……。」父親答道:「若這是神的旨意,神也會給我、給我的女兒這種異象才對呀!」結果周家姊妹最適合最有資格當牧師娘的二姊,因此失去當牧師娘的機會。



迫切禱告的果實

利用課後學琴,當時是二姊唯一的消遣。當貝多芬的「獻給愛麗絲」琴聲傳至附近整個單身宿舍時,一位大陸年青單身的江老師聞聲而來,當他們相聚的時間愈來愈多時,我心裡納悶著:「父親對這位看起來穿著不怎麼樣、個子不高、有點營養不良的江老師會說什麼?」

父親見過江老師後對母親說:「看起來這位年青人的談吐,就知道他為人可靠,可以信任。」

二姊二十八歲結婚,婚前,父親對江老師說:「……我只有一個要求,結婚後,禮拜天一定要到教會去敬拜上帝。」

婚後二姊夫只好不得不去做禮拜,接著是想藉口可以不必去做禮拜,然後是臉臭臭的去做禮拜,到最後榮當教會長老之職,這期間經歷了十幾年,我知道那是二姊迫切禱告的果實。

早期美國宣教士米麗華是二姊高中時代的主日學老師,二姊深厚信仰基礎,世人奪不去對神堅定的信心,就是在那時候打下的根基。無論刮風下雪、或偶身體不適,禮拜天她一定和二姊夫到教會敬拜上帝。

好多次了,坐在她旁邊的我,當奉獻袋送上來時,看到她掏出早已備妥厚厚一疊鈔票投入奉獻袋,我真是驚訝又感動。因為二姊雖已身為人師,在穿著上和高中學生一樣樸素,而上個月她看上的一塊布料,也一直還沒去買呢。

小時候,每晚八點做家庭禮拜時間,只有二姊最準時,並且早已找好適當的位置手抱聖經在等候。崇拜時她最專注聆聽,唱聖詩時音準美妙又大聲,輪到她禱告時,她的禱詞最有內容──來自她心靈深處,讓人感動又印象深刻。不像敏慧和我,總是悠哉悠哉的來做家庭禮拜,唱歌有時會走音,輪到要禱告時害羞臉紅想藉故推托掉。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