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有疤痕(上)
第 1 頁, 共 4 頁
不再有疤痕(上)

李世宗 翻譯撰寫



范牧師牧養一個小教會,與妻子共育一子二女,圓滿幸福。一場突來大火,房子毀了,妻子與幼女燒得面目全非。本文根據范牧師一家的真實故事編寫,揭示神所驗中的器皿,如何經過艱苦的熬煉後,成為別人祝福的泉源。雖是美事,范牧師一家的流淚谷卻是滿載切身痛苦……



一、 無情烈火

一九七八年五月廿日,范約翰牧師照例完成週六晚上的探訪,回家時發現警車已封鎖路口。

「先生,請繞道。」警察正指揮其他車子,迴轉離去。

「警察先生,我可以開進去嗎?我就住這條街上。」

「哦!你家幾號?」

「二一四號。」

「你就是范牧師吧!快去,你家著火了!」

范牧師飛快開車到家,看見救火車,救護車團團圍住他家,范牧師不顧熊熊烈火衝向房子,卻被滅火員奮力攔住。范牧師焦急驚懼,卻袛能在忽明忽暗的警車燈下,睜大眼睛搜尋他的兒子強尼,女兒貝琪,太太娜達及幼女貝蒂。

范牧師再過一星期就要搬入新家,這幾天正整理房子,屋裡很亂。一家人忙著打包時,疏於看顧兩歲大的貝蒂。她到廚房邊的儲藏室時,好奇地打開弄翻一個汽油桶。汽油流進廚房時,娜達正在為主日聚會烤蛋糕。汽油遇高熱引燃爆炸,儲藏室瞬間一片火海,貝蒂全身著火,尖聲亂叫。娜達喝令在廳裡的強尼、貝琪從正門衝出,自己卻撲進儲藏室把貝蒂抱在懷中,要打開儲藏室側門,門卻被堆滿的箱子卡住。娜達奮力掙扎,最後推開側門衝出屋外時,全身已成一團火球。滅火員將貝蒂抱走,把她在被水淋濕的草地上翻滾,滅掉她身上的火後,立刻用救護車載走。娜達自己翻滾滅火後,看到強尼和貝琪站在鄰居瑪麗太太旁。娜達衝過去,伸手要擁抱他們,他們卻退了幾步,恐懼地看著娜達。娜達的皮膚多半已燒成焦黑,還沒燒黑的皮膚流滿了血,又雜亂地沾著濕淋淋的草。衣服已融化掉。一片片散黏在皮膚上,一頭金髮燒得灰黑,臉被煙燻成深黑,全身到處冒著陣陣輕煙。

「強尼,貝琪……你們怎麼了,沒被燒到吧?」

強尼和貝琪雖認不出娜達,卻認得她那熟悉、充滿關切的聲音。

「媽咪……是妳嗎?」貝琪說罷放聲大哭,強尼把頭埋進雙手。

娜達開始感到全身撕裂的疼痛,救護員圍過來,迅速將娜達放上擔架。

「等一下!」范牧師衝了過來。范牧師帶著貝琪、強尼一起在娜達旁邊禱告。

「主啊……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但我們相信你掌管一切……我們愛你……」



二、 面目全非

范牧師住的南卡州格林威鎮醫療設備不足,貝蒂和娜達被送到南方二百哩的伽利頓市燒傷中心。貝蒂傷勢過重,很快又轉到設備更好,格林威鎮北方三百哩的辛那堤市燒傷醫院。

「二級燒傷觸及神經,非常疼痛。三級燒傷使皮膚及組織死亡,雖可用皮膚移植治療,但會留下疤痕。娜達皮膚百分之二十受二級燒傷,百分之六十五受三級燒傷。」

范牧師把強尼、貝琪交託給瑪麗太太,趕到伽利頓市探望娜達傷勢。

「我們替她做了皮膚切割手術,否則血液無法循環。但皮膚下組織腫脹,她現在樣子……很不雅觀。保命要緊,顧不了那麼多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