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金屬的迴響(下)
第 1 頁, 共 3 頁
重金屬的迴響(下)

張宰金



處於青少年風暴期的道明,長髮披肩又酷愛重金屬音樂,他的舉動令父母頭痛。在張牧師與兒子多次溝通後,他漸有改變,但是更大的改變還在後頭呢!……

兒子一旦起意要自組基督徒重金屬樂團,就天天為此事禱告。果然神垂聽禱告,大約半年後,他找到幾位志同道合,有共同興趣和熱誠的基督徒開始禱告,常聚集籌劃此事,並經常定期練習演奏。我第一次看見他那些朋友,才稍為了解兒子說的:「我們玩音樂的人,都是留長髮的,我不留才怪怪呢!」當我們為了他蓄髮而爭執時,他曾要求我舉出聖經哪裡說長髮是犯罪,我竟無法拿出一節聖經來支持。我們從小教他聖經有最高權威,他也向來服從聖經的權威,但我真的無法指出聖經章節告訴他長髮是不對的。倒是他常引用撒上十六7說:「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他又說:「你看所有耶穌的畫像,哪一張不是留長髮?」我不知如何答覆。



「地下室」樂團

他們在家裡地下室練習,連硬木地板都感到震動,我實在忍無可忍。但我想若不在我家練習,而去別人家車庫或地下室,我又怎知他們聚集時做什麼呢?只好和他們約法三章,練習時絕對門窗緊閉,一旦鄰居埋怨,就不得再在此練習。他們倒是遵守約定。後來我偶爾下去瞧瞧,常發現他們在練習前用約兩小時禱告親近主,然後才開始發狂似地練習。他們的樂團取名「代求者」(Intercessor)是根據提前二1-4:「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主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這是好的,在神我們救主面前可蒙悅納。祂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

他們積極地演練,又自己設計T恤,籌備各種樂器、音響、錄音設備,聯絡場地開音樂會。他們曾去過酒吧、監獄、公園等地方演奏、演唱、傳講福音信息、作見證等。有一晚兒子回家,我詢問演出情況。他說很感謝主,在公園露天演出時,他看到台下有一哭泣的長髮青年,結束時,兒子和這人談道,才知他正和毒品掙扎,當晚道明傳福音給他,帶他作決志信主的禱告。之後這青年常來樂團作義工,幫忙搬器材等。這位重生得救者後來結婚並找到正當工作,過著基督徒生活。兒子曾對我說:「像這樣的人,你是很難帶他信主的!」我問:「為什麼?」他微笑著說:「因為你是短髮的!」我被他講得大笑不止。



無條件接納

雖然如此,我還是無法從心裡接納他的長髮。一次我去探訪教會信徒,他是牙醫,我看他客廳有一長髮青年的照片,好奇地問他:「這是誰呀?」他說:「是我。」我上下端祥他老半天,一點也不像,眼前這位牙醫整齊卻又傳統中帶點休閒式的髮型,和照片中的人物怎麼也對不上。於是我問他:「你何時剪短了頭髮?」他說:「上大學後就剪短了。」於是我心想:「道明將來也會剪短髮吧!?」這給我一點盼望的火花。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