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洗練
第 1 頁, 共 2 頁
時間的洗練

吳淑玲



記得第一次旅遊香港時,最令人難忘的是港式飲茶。茶樓的普洱茶對初嚐的飲客而言,所能給予的評鑑是「臭 Pu De」。再次到香港,一住就八年。「飲茶」漸漸成為一種習慣;早茶、午茶和下午茶,的確是港人生活的一大享受和樂趣。對普洱茶從粗淺的認識到學習品茗其獨特的陳香與韻味,使我對普洱茶自然真實的生命蛻變,產生了濃厚的喜愛。

真而純的普洱茶在其成型(茶團或茶餅)後,必須再經歷一段漫長的貯存。生而青的普洱茶,其茶性太濃烈而生澀,無法馬上飲用,必須存放多年使其發酵,直到茶性轉溫順、純潤後,才能沖泡飲用。因此,被時間洗練的陳化過程,成就了普洱茶的濃醇、回甘和耐泡的特色,正所謂:「香飄千里外,味釅一杯中。」

愈陳愈香是普洱茶的茶性,普洱茶在長期發酵後,仍舊散發出自然鮮活的韻味。純的普洱茶沒有霉味,它貯放於乾倉裡,在無菌中自然發酵,像陳年老酒一樣,時間是最好的催化劑。如果普洱茶存放期間受了潮,就易產生麴菌,此種發了酵的茶,只有難以入口的霉味。許多喜愛香氣濃郁的半發酵茶者,初接觸全發酵的普洱茶時會為之怯步。曾有位朋友收到訪客送的陳年普洱茶,初看時深覺稀奇,當他品嚐後說:「這茶壞了!」就隨手棄之。若飲客以半發酵茶的評鑑來品茗普洱茶,那就會大失所望,更無法享受它的自然與甘醇。

漫長的歲月及清淨的環境,使普洱茶更能呈現古樸真實。對於基督徒而言,時間也是最好的歷練方法,上帝往往將衪揀選、所愛的人放在苦難或困境中磨鍊,然而「唯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廿四13) 因此我欣賞普洱茶獨有的陳化茶性,它具有與眾不同的特質,像似保有古老茶團的古意,也代表歷史文化的產物。一個嚐盡憂患、困苦,歷經時間錘鍊的人,若在信仰上屹立不搖,他的生命必然像陳年普洱茶一般淡雅而陳韻。



患難中的喜樂

普洱茶雖與一般茶葉一樣,注重原料及製作保存,它更講求時間和年代。未發酵的生茶餅或茶團若貯存得好,即使是上百年的陳茶,一樣可以泡出新鮮感及活性;加工製造的熟茶,雖一經出廠就可以飲用,但沒有香韻,而是失了真性的「速成茶」。的確,一個經過患難的基督徒,生命是與眾不同的,像舊約的約瑟,在漫長為奴和牢獄中,一直是歡歡喜喜地承受一切,在逆境中亳無怨尤。正如使徒保羅說:「歡歡喜喜盼望上帝的榮耀。」基督徒並非喜愛患難,但上帝讓我們在患難中學習依靠衪,活出平安喜樂。



患難中的忍耐

「信仰不是為了解釋苦難,而是為了承載苦難。」很多時候苦難來臨時,「為什麼」是我們常發出的疑問;「逃避」往往是我們面對的態度。在患難和憂傷中若無法緊緊抓住上帝的話,就容易陷入絕望,甚至離開上帝。仰望和等候上帝是基督徒在困境中的首要功課。「要等候耶和華,當壯膽,堅固你的心。」(詩廿七14) 在苦難中不允許毒酵滋長影響我們對上帝的信心,否則就像霉變的普洱茶一樣,失去真性,叫人不堪入口。



患難生老練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