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帶來盼望的信
第 1 頁, 共 3 頁
一封帶來盼望的信

周淑慧



俄國的一個小鎮,離莫斯科六百八十五哩有間克丁卡(Kud?ginka)殘障之家,收容一些殘障老人。老人們每天只是呆呆地坐著,他們對人生毫無希望,沒有笑容,也沒有交談,雖然腦子還是清醒的。他們對世界也已經沒有盼望了,因為既殘障、又貧窮,沒人來訪,也沒有機會與外界接觸,他們如同木偶靜坐,消耗時光。



祖父的遺產

巴勒力(Valery S. Sergeyev)是其中的一位殘障老人,曾在運貨公司工作。四十歲時,一天他隨卡車送貨到建築工地,卡車拋錨,當時氣溫零下四十度,他困在車內而凍壞了,被救出來時,他的左腳需被鋸掉,右腳趾也得切割,就這樣成為殘障人士。住在這殘障之家,每月領八十七盧布(三塊六毛錢美金)作養老金,他還有什麼盼望可言呢?但是最近由瑞士U.B.S.銀行寄來一封信,帶給他新的盼望,他整個心境不同了。

原來他祖父是沙皇時代的官員,一九一七年蘇俄革命之前在德國參戰,被擄關牢,革命後祖父克沙公(Guri von korsakav)沒有回到蘇俄,卻撇下他的原妻與女兒,也就是巴勒力的母親,在德國再婚。祖父在德國致富,幾年後,再與蘇俄的家人取得聯繫,從此暗中音訊往返。如今克沙公死了,遺產凍結在瑞士銀行。

巴勒力費了廿年時間追尋祖父這筆遺產,寫信給德國及瑞士銀行,今年二月他收到銀行來信,祖父留在瑞士銀行的錢共有三百六十萬。但銀行要他提出足夠的證件,證明他是祖父的孫子,他需回到祖父的出生地,申請戶籍謄本證明母親及自己與祖父的關係。祖父的出生地沙巴西亞(Chuvasia)離他住的地方有三百五十五哩,對個殘障之人,誰可幫助他完成這趟旅程呢?但是巴勒力並不失望,他已經在計劃如何使用他可繼承的這筆遺產:要環遊世界一周,買一棟公寓、電視、汽車,他還要學開車呢!這已足夠令他興奮了,正像在貧窮黑暗的深坑,有條救生繩縋下,他怎麼可能不去抓住呢?「我將要有完全新的生活,我不再在此浪費生命了。」雖然這盼望似乎還很遙遠,因為他既無旅費可出門,更無人可幫助他外出,但是巴勒力不放棄盼望,他要繼續追尋使這盼望成真,到時他將會成為一位百萬富翁哩!

當我讀完八月四日《洛杉磯時報》的報導時,試著想像巴勒力拿著那封信的興奮情景,那封信的確改變了他整個人生及心境,他有盼望、不必再作最貧窮的人了,因為有一筆祖父的遺產等著他去領。

我想像何時或何處我也可以收到這樣有盼望的信?我心中即刻想到主耶穌寫給我的在聖經裡許多有盼望的信。讓我最先想到的是約翰福音十四章。



一、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1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