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捕手
第 1 頁, 共 2 頁
心靈捕手

張宰金/口述

殷麗群/撰寫



冬日的美西籠罩在陰鬱的氛圍中,令人意興闌珊。米高沈甸甸地靠坐在沙發椅上,與過去幾次約談一樣,他會有一段或長或短的沈默。我試著引導他聊出一些心底話,他卻支吾其詞地應付過去。這段輔導前的關係建立期亦因此被拖長。



誰能明白我?

我一直想著莫太太近乎求救的言語:「張牧師,求你救救這孩子吧,他已嚴重到隨時要自殺了。」一聽到「自殺」,我再三叮嚀她萬萬不能掉以輕心,只因在美國,青少年自殺事件非常普遍,故我要求她務必帶米高去看精神科醫師。經診斷後是重度憂鬱症,我遂與他們約法三章,說好要一邊服用醫師開的藥方,再一邊接受輔導。

窗外乍來一道冬陽,照射在米高瘦長的身影上,他忽然想起父親的責罵:「看你,長得高高的有甚麼用?早上總是起不來,又不愛運動,我像你這種年紀,生活都過得很自律…」,「你這大笨蛋,為何都拿不到A…?」接著,耳際又響起母親的嘮叨:「叫你不要做的事,卻偏偏要做,你小時候都很聽話,現在長大了就意見多多…」驀間,米高感到有千百輛坦克車壓過他的身軀,有種粉身碎骨的感覺,最後終於大哭出來。

我立刻過去抱住他:「沒關係,好好哭吧。」我又想起莫太太說的:「他有攻擊性,曾經把弟弟的房間弄得一團亂,甚至將房間牆壁打破。」但現在,這孩子脆弱得連一個無意的目光也會傷害他。顯然,富裕的雙薪家庭未必能孕育出人格健全的孩子。這使我更正視親子關係。

少年米高的煩惱

為了處理米高的個案,我重新複習了青少年心理學。其實,米高的問題在青少年身心發展期是經常會遇見的,我將他的狀況歸納出七點。

第一,美國中學生普遍都會遇到同儕的壓力,鑑於學校內有許多小圈子,往往是背景相似,例如:家世、成績和體能最好的同學會湊在一起,次好的又另成一圈。以米高為例,他的成績與家世都算不錯,只礙於體能比較差而無法打入最優秀的圈子中,但他又不願加入次好的圈子。最後,處處覺得無法得到同學的認同,而產生強烈的孤立感。

第二,米高小學四年級時與家人從台灣移居到美國,後來才加入教會。他內心深處經常會出現自我身份認同的矛盾,常疑惑:「究竟我是中國人或是美國人?」由於他的社交環境都很「西化」,無奈父母卻要求他要「中化」。另外,米高在教會裡接受聖經的教導,可是,朋友中卻有許多非基督徒,他們的道德觀和處事作風往往與真理相違背。米高覺得這個「基督徒身份」帶給他很大的壓力。這些因素使他經常處於兩難之間,非常尷尬。

第三,米高的自我意識特別強,總以為別人都在注意他,甚至批評、議論他,使他對周遭的環境失去安全感。

第四,正值青春期的米高,對自己的外貌非常不滿意。我曾仔細地注視過他,覺得這男孩長得蠻清秀,雖然眼睛和嘴巴比較小,鼻子也比不上外國人挺直,卻很有中國男孩的俊氣。我猜想,他可能是跟外國同齡的男孩相比後,才產生這種心態。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