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從「非法」走向「合法」
第 1 頁, 共 3 頁
同性戀從「非法」走向「合法」

劉哲沛、王蘭馨夫婦



長期以來,同性戀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被認為是非法、不道德的,無法攤在陽光下,被世人認同。但近幾年來,在美國社會裡,同性戀在社會大眾「不知不覺」中,已有計劃地從黑暗的角落走向光明的舞台,並且要求與一般人一樣享受「正常的待遇」。我們可以從以下幾方面看到整個局勢的轉變:

行政方面

1.柯林頓總統於九七年十一月八日首開先例地參加由一同性戀組織舉辦的正式晚宴,並公開支持同性戀者的權利。這是有史以來美國在位總統首次在同性戀者活動中發表演說。在這之前,柯林頓總統已經認可同性戀在軍中存在,只要其活動不影響公務即可。

2.加州大學董事會於九七年十一月廿一日,以十三票對十二票,通過讓同性戀教職員的伴侶加入健保的行列。這項福利措施等於認同同性戀的生活方式,將會降低傳統家庭婚姻的價值觀念。



立法方面

美國國會參院於九六年十二月曾以一票之差,差點通過「同性戀平權法案」。柯林頓政府表示,將繼續努力,促使該法案成為事實。加州的參、眾兩院在九七年九月通過了州的「同性戀平權法案」,由於威爾遜州長行使否決權而告流產;但若參、眾兩院聯席會再以三分之二以上的票數通過時,此案將正式成為加州的法律。屆時,同性戀者將與少數民族、膚色、種族一樣享有憲法保障的權利。



司法方面

九六年底,夏威夷地方法院判決承認同性戀者的婚姻。此案目前正在上訴中,若最高法院判決確定,夏威夷州將成為美國有史以來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第一個州。

以上以夏威夷法院的判決影響最為深遠。

為什麼不合法、不道德、不被承認的同性戀,會在「一夜之間」變成合法?我們或許可以從這個案精彩的審判過程看出一些端倪:

此案的起因是由三對同性戀伴侶於九○年十二月向夏威夷州政府申請結婚執照(Marriage License)遭拒絕而向法院提出告訴(Baehr vs. Mike),理由是州政府因性別不同做出了拒發結婚許可之不平等待遇,構成了性別歧視,違反憲法賦予平等保護的權利。



夏威夷州的論戰

被告夏威夷州政府坦承拒發結婚執照的原因,的確是基於婚約的雙方皆為同性,按傳統的法律概念,不能成為夫妻,組織家庭。地方法院在州政府的要求下撤銷了原告的告訴。此決議經由原告不斷的上訴後,夏威夷最高法院于九三年做出指示,將此案發回更審,認為州政府既然在核發執照一事上,基於性別理由,做出不同的待遇,便負有「舉證責任」,必須提出「具體強而有力」的證據證明差別之待遇乃是為了維護社會大眾的利益(Compelling State Interests),否則性別差遇便是違憲的。

在地方法院重審的過程中,州政府提出了以下籠統廣泛的理由:

1.政府有義務保護兒童及他人的健康福祉,使其身心靈得到正常的發展。

2.政府有義務維護目前的婚姻制度,確保生養兒女,繁衍子孫。

3.政府有義務確定州政府認可婚姻,在其他州政府也被承認。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