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痕
第 1 頁, 共 3 頁
傷痕

何理美



《前情提要》

看清了傑夫的種種缺點,加上哥哥的慫恿,使伊里的婚姻瀕臨破裂,但珊惠的一通電話,又使伊里陷入掙扎的愁苦裡。郭牧師給傑夫的內在醫治,使他全人更新,不僅原諒了母親的過失,並且有勇氣正視他的失敗。傑夫的事件竟使教會復興之火燃起,「天梯的夢」在郭牧師心中蘊釀著……

〈第八章 泛黃的相片〉

傑夫的案子第一次開庭後,明恩律師就感到不樂觀,對於這案子他有著無能為力的挫折感。他回想傑夫在庭上口供時,很坦白的將自己內心脆弱的一面剝露出來,雖然他誠實的態度很令人感動,但是對他卻相當不利。反之在皮爾的案子開庭時,皮爾的口供一直是竭力替自己打圓場,他的律師也是使出渾身解數替他辯護,相形之下,傑夫的這場官司就打得很辛苦。

還有一個月就要第二次開庭了,明恩心裡不免惶恐不安。星期日崇拜後,明恩憂憂愁愁的來找牧師,希望牧師能和他一起為這案子禱告。

「唉,現在看起來情勢很不樂觀……如果伊里能回來,如果她能出庭替傑夫申辯,那將是傑夫最有利的辯護證人了。」明恩直搖頭苦笑著。他和牧師彼此都心照不宣,這是不太可能的。

「沒關係,我們已經把這件事交託給上帝了,現在不管結果好壞,都有上帝的美意。明恩,你不要沮喪,既然你已經交託了,為什麼還這樣愁眉苦臉呢?我們應該以讚美的心禱告才對啊!」牧師說。

「讚美?」明恩疑惑了。

「你大概感到奇怪,為什麼在這樣惡劣的情勢下還要讚美神?……明恩,讚美是以行動表示我們的信心,是相信神能在人為的錯誤中,在不幸事件的情況裡,祂全能的手仍然能扭轉殘局,而成就奇妙的事!」牧師向明恩解釋。

兩人走進禱告室,牧師帶領明恩讚美禱告。

× × ×

已是秋意蕭蕭的十月了,楓葉漸漸染上一層金黃,加州早晚的涼意也加深了。

自上次珊惠來電提到關於傑夫開庭的情形後,伊里的心更加忐忑不安了。後來又收到郭牧師的信,教會姐妹會的關懷小組也經常打電話給她,使她內心更加無法平靜。最近每當她想好好靈修時,總覺得她與神之間有著一道無形的距離遠遠隔開,苦毒的心思,在她心中迅速蔓延著,她的心靈也一天天腐蝕了。

這一天,晚飯後,伊里跟媽媽兩人坐在客廳看電視,電視上出現法庭訴訟的爭辯鏡頭。媽媽忍不住問起傑夫的案子開庭後的情形。自從媽媽知道傑夫的事後,經常一個人呆呆坐著,不知在想什麼。

「珊惠說,情況不太好……判刑重則十幾年。」伊里表現一副冷漠的樣子。

「真的?……」媽媽臉色乍白。「那怎麼辦呢?傑夫一直是好丈夫,他只是一時失足就落得這麼慘……唉,伊里,妳應該原諒他,回去幫他作證啦!」媽媽著急起來了。

「我還要替他作證?這怎麼可能!是他對不起我的……或許我可以原諒他,但是—我忘不了這個傷痕!」伊里理直氣壯忿忿的搖著頭。

「呃,……」媽媽頓感一陣愴然。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