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痕
第 1 頁, 共 3 頁
傷痕

何理美



《前情提要》

傑夫找了肯博律師後,陷入更痛苦的深淵裡,在極端無助中,教會的郭牧師查覺到而及時伸出援手。兩人在「橄欖園」會面,傑夫坦誠告白一切,並決心不再找肯博了。在牧師的開導下,傑夫漸有勇氣面對將臨的風暴,牧師建議請教會的明恩律師出面幫忙……



第四章 一聲驚雷

自從昨天跟傑夫會面後,郭牧師心情相當沈痛,今天在教會裡都無法專心工作。每次想到傑夫這樣成熟的基督徒,也會跌倒得這樣慘,心裡就感到十分悲哀。

認識傑夫已經十多年了,想當年他初來教會牧會時,傑夫還是個高中生,聽說傑夫小時候是跟鄰居一起上主日學,真理漸漸在他心中萌芽。並且也是上了大學後,他參加校園團契,靈性增長得很快,每年寒暑假回來,都會自動到教會幫忙青年團契的工作,去年回來米頓市的醫院上班後,就被推選為青年團契的輔導。他熱心穩重,對青少年非常關心,是大家心目中的楷模,也是屬靈的大哥哥。

「萬萬想不到他會在這方面跌倒!」牧師長長吁了一口氣。「撒但的攻擊真是厲害,簡直無孔不入!牠想盡辦法要打擊屬靈領袖,如果一個『頭』被擊倒的話,那麼全身就會垮了!」牧師獨自坐在辦公室裡,悶悶地想著這個問題,越想越氣,忍不住用拳頭重重擊了一下桌子。

同時,他內心也隱約擔憂起來—

萬一傑夫被判刑入獄?萬一這件醜聞曝光了?……那麼身為教會牧師的他,對內,該如何安撫?對外,又將如何交待?

他千頭萬緒,怎麼也理不出個頭緒來?—「禱告吧!只有靠禱告了,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到時候神會賜給我智慧和勇氣,來把這件事處理好。」牧師有信心的對自己說。當他把這件事交託給上帝後,心情也隨之釋然了。

× × ×

星期六下午兩點,照約定的時間,傑夫、牧師和明恩三人聚集在牧師室裡。明恩一看到傑夫,心裡感到十分愧疚,其實自從牧師打電話告訴他,關於傑夫的事後,他就自責起來。傑夫發生了這麼重大的事故,已經有一個半月,自己身為他的禱告伙伴,竟然一點都不知道,雖然最近覺得傑夫十分消沉,又不太愛講話,並且經常取消他倆固定的禱告時間。但是自己只顧忙著自己的事,沒有真正關心傑夫,幸好牧師眼明手快,趕緊扶他一把,否則跌了這麼一大跤,只怕爬不起來了。

商討之前,牧師先領大家禱告。牧師一直強調,一切要務實進行,彎曲詭詐的心,神不喜悅。他說,開庭時他會以被告的辯護證人出庭。傑夫說,在個別口供時,他要把當晚發生的經過毫無隱瞞的說出來。「有一天,我還要在上帝的寶座前接受審判,我必須承認,我內心的私慾是在毫無防備的試探下,被引發出來而犯罪……這是我的軟弱,也是我的失敗,我要勇敢地承擔後果。」傑夫憂傷的說。

「傑夫,有件事我必須告訴你,最好早點把實情告訴伊里,請求她原諒,因為遲早她總會知道,否則若她從別處聽來……那時就會更麻煩了。」牧師嚴肅地告訴傑夫。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