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的時候
第 1 頁, 共 1 頁
失業的時候

周慈美



三年前,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申請到麻州「家庭托兒所」執照時,我就慶幸著:這下可以高枕無憂,不必擔心被裁員了。

拿到執照後,電話鈴聲就頻頻響起:「請問妳的托兒所還有名額嗎?」可謂「生意興隆」,生活安穩美好又愉快。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去年我竟然失業了三個月。

因為,如如搬去了舊金山;莎咪的爸爸被裁員了;瑪琍的媽媽懷了老三後,已辭職在家……。托兒所成了「真空狀態」,我—失—業—了!

正當我驚惶失惜之時,善解人意、掌管經濟大權的敏慧妹妹安慰說:「因為我們平日非常努力地過量入為出的生活,所以才能鎮定如恆的面對付不完的帳單,妳畢竟好長一段時間沒有休息了,就趁這個時候,好好享受清靜的日子吧!」

住在鄰鎮的二姊大人,更因此頻頻駕到,把冰箱塞滿了魚肉、水餃、蔬菜、水果等;三嫂忙裏偷閒地送來自製糕餅;可愛的甥女從餐廳拎來三杯雞、牛肉堡、蔥油餅、饅頭等;鄰近的英文老師瑪麗珍,一有空暇,便載我圖書館或博物館等四處散心。兩個月下來,攬鏡自照,清瘦的面頰竟豐盈多了;偶而隱隱作痛的胃疾消失了;暢讀幾本好書後,亦不再面目可憎了。

他們沒有專顧自己的事,也顧念別人的事,正如聖經上所記:「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念別人的事。」(腓二4)「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加六2)他們在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莎士比亞說過:「一個痛苦,兩人來承擔,就減一半。」

在那段失業的日子,閃亮的親情、友情,彷彿一道晨曦照徹我心底最灰黯的角落,使我不致於在失業期間自憐自艾、低沈頹喪。

如今,那段失業的日子雖已遠去,可是我忘不了那幾位「天使」所帶給我的真情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