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神做見證的小孩
第 1 頁, 共 2 頁
為神做見證的小孩

田春生



「耶穌過去的時候,看見一個人生來是瞎眼的。門徒問耶穌說,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穌回答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約九1-3)以琳,我的女兒為這一段話做了極美的詮釋。



多災多難

以琳今年八歲,出生後發現對牛奶過敏,造成慢性腹瀉及營養不良,每次進食前須先吃一包乳醣轉化 。六個月大時摔成腦震盪,未滿一歲便有嚴重的氣喘,一歲兩個月時,又因誤食鼠屎得了副傷寒(法定傳染病),真可謂多災多難,我們夫妻倆十分辛苦地照顧她長大。

九一年十二月中旬,全家因事北上,凌晨一點到達板橋爺爺家,為以琳做睡前禱告時,心中有種奇異的不安,我沒睡,守著以琳。半夜三點,以琳呼吸困難,全身抽搐,嘴唇發紺,小便失禁,發高燒,我隨即叫醒妻子:「我必須在十分鐘內將以琳送到大醫院去,否則她的腦就完了。」汽車在寒夜中奔馳,一路上我哭喊著耶穌。到達亞東醫院後,一針麻醉針使她的抽搐停止,嘴唇轉紅,隨即又轉送三軍總醫院,緊急處理。經脊椎穿刺檢查出是血性腦炎合併腦壓昇高,當時她正出水痘,因此診斷為水痘性腦炎。第二天以琳清醒,卻誘發氣喘,以琳要求我為她禱告,奇蹟發生了,氣喘瞬間止住。醫院為她做了詳細的檢查,出院時,醫師交待要終生服用癲癇藥物,但第一次服用就過敏,黏膜潰爛,由於親眼見神將以琳從死亡邊緣救出來,我願單單仰望神,未再用藥。

九三年四月再度發紺性抽搐,之後,頻繁的發作使我們方寸大亂,各項檢查無法吻合,醫師說這是難治癲癇,必須做深層腦波。我們眼睜睜地看著醫師將兩支三寸針,在不麻醉的狀態下,硬是由骨間隙插入腦中,之後又要做深層二十四小時腦波。醫師要我錄下以琳在家中的發作情形,鏡頭中看著孩子呆滯的臉孔,抽搐的肢體,我甚至無法控制自己顫抖的手及泉湧的淚水。

有時,一天上百次發作,怎麼用藥都壓不住,只好自行加量,到一個程度,四肢都是潰爛。



主啊!請你幫助我

幼稚園園長不收這種孩子,我們轉到公立的,老師確實有愛心,但還是要求我們把孩子帶回家,因她有幻聽、無法專心、脾氣暴烈,會攻擊別人,沒有朋友。

醫師一再試用新問世的藥,都沒有效果,於是我開始長期禁食禱告。常常,我只是哭喊著主,不知如何禱告。九五年三月二日,神對我說話:「因為你們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並要為祂受苦。」(腓一20)九五年三月二十日,心中又有聲音:「保羅說,願神記念你們因信心所作的工夫,因愛心所受的勞苦,因盼望我們主耶穌基督所存的忍耐。」(帖前一2-3)

一天,妻子莉玫說以琳病得這麼可憐,她的脾氣這麼壞,我們都無法忍受她,難怪她沒有朋友。我心想,以琳活得真苦啊!主啊!為何不讓她早點回天家呢?當天,主就跟我說話:「論到那些已經蒙了光照,嚐過天恩滋味又於聖靈有份,並嘗過神善道的滋味,覺悟來世權能的人,若是離棄道理,就不能叫他們重新懊悔了,因為他們把神的兒子重新釘十字架,明明的羞辱祂。」(來六4-6)噢!主!我信,但我信不足,請你幫助我。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