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痕
第 1 頁, 共 4 頁
傷痕

何理美



這是發生在美國佛州北部米頓市的一個故事。

時間追溯一九九六年那個炎豔的夏天……

× × ×

〈第一章 驟雨來襲〉

夏日黃昏,一陣雷雨橫掃過後,把白天殘餘的熱氣全都蒸散開來,空氣燠熱潮溼,令人很不舒服。在米頓市南方約三十公里外的海邊,一輪橙紅的落日正把海面染映得彩光粼粼,絢爛美麗。七點過後,夕陽漸漸隱沒,只稍幾分鐘就遁入遙遠的大海盡頭。

遠處鞭炮聲開始響起,這是七月四日美國國慶日的晚上。今夜在米頓市附近的海邊,有熱鬧的煙火慶祝會。年輕的眼科醫生傑夫和他的高中同學皮爾,兩人並肩坐在海邊的廣場石凳上,一邊聊天一邊等著煙火表演。沙灘上擠滿了人群,人聲沸騰,淹蓋了陣陣的浪潮聲。

傑夫和皮爾已經好幾年沒見面,兩人高中時是意氣相投的好朋友,整天形影不離。畢業後,分別到外州不同的大學就讀,只有寒暑假回家時,才見面相聚。大學畢業後,傑夫進入西北大學醫學院,皮爾在紐約找到工作,從此兩人就很少見面。去年傑夫拿到眼科醫師執照後,就跟新婚妻子伊里回到米頓市,在此地一所規模頗大的醫院工作。他喜歡米頓市,這裡除了氣候溫暖,景緻宜人外,還有許多他熟悉多年的朋友。

傑夫五歲時跟父母自台灣來美,那時父親在紐約大學讀書,母親則到餐館打工以補貼家用。後來母親跟她的男友走了,丟下他們再沒有回來,他和弟弟就一直跟著父親。父親常常嘆息說,他那時只顧忙讀書、跑實驗室,而忽略了母親,以致她的心就往外飛,後來交上了愛玩的朋友就漸漸變壞了。每次父親一說到這裡,最後總會很傷感地再加一句「她以前在台灣時不是這樣子的」…。母親離開後,父親變得抑鬱寡歡。不久就帶他們離開紐約搬到南部來,父親在米頓市找到工作後,他們就在這裡定居了。傑夫在醫學院最後一年時,父親肝病過世,那年弟弟也大學畢業,在芝加哥找到事後就離開了米頓市。

這幾天皮爾趁著國慶假日請了幾天假回到南部,昨天晚上打電話給傑夫,邀傑夫今天到他家烤肉,好好敘舊一番,晚上再一起到海邊觀賞煙火表演。這星期傑夫的妻子伊里回加州探望她生病的媽媽,傑夫正愁假日無處去,老朋友的這通電話真使他喜出望外。

傍晚在皮爾家烤肉,吃過晚餐後,他們開車到海邊。海邊已經人潮洶湧。空氣裡瀰漫著一股鬱悶,沒有一絲風,傑夫漸漸感到燥熱起來。他想起剛才在皮爾家的情景,當他們正在後院專心烤肉時,皮爾的妹妹帶一個女孩進來,他抬頭看到那女孩時,確實嚇了一跳,長得多麼像安妮!……想起安妮,他的心就抽痛起來,事隔十多年了,難道他還不能忘情於她?傑夫眺望著浩淼的大海,心中不勝悵惘。

「剛才在你家見到的那女孩很像安妮。」傑夫喃喃道。

「安妮?」皮爾沈思了一會兒,才想起安妮是傑夫高中時的女朋友。「是啊,兩人長得蠻像的,這女孩叫羅拉,她是我妹妹的同學……呵,這女孩騷味十足!」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