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瑟牧師,謝謝您!
第 1 頁, 共 1 頁
希瑟牧師,謝謝您!

周慈美



依稀記得來美國前,反對我們移民的親朋好友紛紛說:「去美國能做什麼,美國地上可不是有黃金可以撿啊!」,「黃皮膚黃面孔,你想美國人會理你呀!」,「張先生舉家移民美國不到兩個月又回來了,說什麼水土不服,小孩子全身發癢的,你忘了嗎?」

反正還年輕,豈可輕言放棄?

八三年夏天,敏慧妹妹和我各拎兩個大皮箱,身懷美金兩千元來到美國洛杉磯。

那個時候一分錢也不會賺,英文就只會那麼一兩句,又怕生病時被昂貴的醫藥費整垮,不得不買那貴死人的健康保險,住在租來的「斗室」,眼看半年多過去了,前途仍然沒有著落,銀行存款也幾乎告罄,焦急如同火燒。

大衛的詩:「我的年日如日影偏斜,我也如草枯乾。我心悲傷,我如同曠野的鵜鶦,我好像荒場的號鳥,我像房頂上孤單的麻雀。」正是當時心境的寫照。

當密蘇里州富屯鎮,美國第一長老教會主任牧師希瑟(Rev. Cecil Culverhouse)從大姊夫處得知我們處境時,馬上來信表示願意協助我們找工作安頓下來。

八四年搬至富屯鎮,在牧師有計劃且有效率的安排下,三天兩頭會友總會帶來吃的用的,經驗豐富的英文老師珍妮,每天來家授課一小時。牧師又找一位銀行家哈約翰(John Harris)先生商討,結果他安插敏慧在他們銀行(Callaway Bank)擔任全職會計工作。在牧師、會友的協助下,我的家庭托兒也頗具規模地成立起來。

當牧師及哈銀行家遭部份會友議論:「美國失業的很多,為什麼去幫助中國人呢?」他們並未改變初衷,一意幫助我們到底,在感恩節前,牧師全家更是「擺設筵席」、「宮廷盛宴」款待我們。

直到八八年,拗不過住在波士頓三哥夫婦一再慫恿,依依不捨地離開富屯搬來麻州,萬萬沒有想到,因為在富屯的工作經驗,使我們輕易又順利地找到工作。

剛搬來時,常常懷念富屯的朋友,偶而在街上或電視上看到年約六十歲,看來顯得很厚實安祥、受人敬仰、高大微胖、戴眼鏡、擁有上唇一小撮髭鬚和半臉漂亮鬍子的人,就特別有親切感,也好似看到希瑟牧師一般。

看到美國失業率仍居高不下,數不盡無家可歸的人,以及被裁員弄得惶惶不安的人,再看看妹妹和我目前所擁有的美麗家園,尤其近幾年來,每到夏天便隨家人四處旅行,盡情享受溫馨的親情,體會大自然的奧妙與美麗,就倍覺感恩。

曾經有過數次,走在超級市場內,偶而瞥見長者或年輕的人望著一攤的橘子或一小片乳酪或……,在那兒猶豫不決:「買呢或不買呢?」而自己手推車上卻有幾乎滿溢出來的食物時,我總會想起希瑟牧師。在我們最困苦、艱難時,他那及時雨般無私的扶持和超越國籍的愛心,是我一輩子感激不盡的。

聖經上說:「眷顧貧窮的有福了,他遭難的日子,耶和華必搭救他。」(詩四十一1)「他在急難中,神要與他同在,搭救他,使他尊貴。」(詩九十一15)

呀!希瑟牧師,謝謝您!唯願上帝親自報答您對我們的恩惠,直到永永遠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