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在哭!
第 1 頁, 共 4 頁
媽媽!我在哭!

李世宗 撰



雷斯里到各地巡迴演唱,全國性的電視節目、新聞都報導這位鋼琴歌唱家的故事。他天生患腦性痲痺,全身癱瘓,六個月大時被挖掉了雙眼,一生沒見過樂譜。他的母親深信他的生命是有恩賜有價值的,永不放棄他。無數的艱辛和無盡的母愛,終於改變了他原本毫無希望的生命。這是一個母愛光輝和上帝大能,榮耀燦爛的神蹟見證。一個發生於六○年代在密爾瓦基市的真實故事……



「碰!」

洛斯家的大門,忽然被撞開,麗沙慌張地衝進大廳,倏然跌坐沙發,激烈地喘氣,臉色灰白,原本湛藍活潑的眼睛,此刻填滿驚懼。

「麗沙,妳……怎麼了?」

洛斯放下廚房的工作,趕到麗沙身邊。麗沙是洛斯的小姪女,昨天纔從德州來此渡假。

「阿姨……我要回家!」

「喔……我對妳不好嗎?」

「不是……」

麗沙驚魂未定,轉頭看著大門方向。

「發生什麼事?」

「阿姨……妳鄰居……那個女人是瘋子嗎?」

「噢……妳是說藍梅。妳……看到什麼?」

「我看到她背後綁著一個跟她一樣高的布娃娃,在院子裏來回走,她一直向那布娃娃講話,要教它走路。我覺得好新鮮,沒看過那麼大的布娃娃,還穿了衣服鞋子。後來她走近籬笆,我纔發現那布娃娃……是個真人!那人好像沒有骨頭,比布娃娃還軟。那個女人邊走,那人的頭也晃上晃下。有一晃,我看到那人的眼睛,不……是兩個黑黑深凹的窩!嚇死人了!那人……是活的還是……?」

「噢……都怪我沒先告訴妳。他是藍梅的兒子雷斯里,十歲了。是個早產兒,生下來就得腦性痲痺,六個月大時從未打開過的眼睛因嚴重感染,醫生袛得將他雙眼挖掉。雷斯里到現在仍然不能動、不能站。藍梅背著他走路,想啟動他的腳。三年了,藍梅每天風雨無阻綁著他在院子裏走。沒用的。說好聽些他是弱智兒,其實……是廢人。」

「啊……真可憐。」

麗沙眼中原有的恐懼,已換成憐憫。

「阿姨,藍梅是個偉大的母親,我……差點把她當瘋子。」

「再這樣下去,遲早會瘋。不過……她比妳想像中還偉大。等下有位有名的物理治療醫師要去看雷斯里,我要去藍梅家聽聽結果。」





「完全沒有進展,和十年前一樣。」

魏立森醫師詳細檢查後,斬釘截鐵地宣判,句句冰冷。

「不會吧!你看,十年來他長了快五呎?」

藍梅強打起精神,嘴角硬撐出笑容。

「半數的植物人十年都可以長超過五呎。」

藍梅心中儘有的一點希望,像殘燭突然被大風刮熄,頹然坐下。

「別把他當植物人!他不會動,不會說話,沒有感覺,但是他活著!跟你我一樣是個有尊嚴的人!」

藍梅的丈夫喬略帶怒氣地糾正醫師,開始替雷斯里穿衣服。喬六十多歲了,頂著快禿光的頭,戴了副深度眼鏡,堅定的眼裏充滿著對妻兒的呵護。

「原諒我……不過我得提醒你們。你兒子不是手腳痲痺,而是腦痲痺,再多的復健也沒用。藍梅,妳快六十歲了,妳想再照顧他多少年?你放棄了工作,辛苦照顧他,夫婦也失掉了自己的生活。十年了,算是仁盡義至。我知道有個設備完善的福利機構,你可以把他送去那裏,他們會妥善處理這個案例。」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