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死入生
第 1 頁, 共 2 頁
出死入生

林瑞玲



有人問我一個問題,請用四個字來解釋太平門與太平間,答案居然是「出死入生」。台灣電影院某幾個出口處,就張貼著「太平門」。萬一有任何事故,那些出口確實是人們逃生之路。「太平間」呢?我在醫院藥局上班的那幾年,倒是和它作了鄰居,藥局位於地下室,遇到值夜班的晚上,想像力又特別活耀的時候,那滋味就不太好過了。太平門是出生,太平間是入死,居然用同樣的名字—太平,對於生處患難,希望有個門領我們進入平安,太平門是比較容易理解的,但對於人人懼怕的死,也以「太平」來稱呼,就有需要來研究了。傳道書中那位傳道者用一幅活生生的圖畫,給我們帶來了一些線索。



虛空的人生

許多證據讓我們接受這位傳道者,就是聖經中所記載最有智慧的所羅門王,他向神求智慧來治理百姓,神應允了他,所以所羅門王統治的那段時期,是以色列國的太平盛世,他本身也享盡了人世間的榮華富貴,他說「我眼所求的我沒有留下不給他的,我心所樂的,我沒有禁止不享受的」,所羅門王所擁有的一切不正是世人夢寐以求的嗎?但在這一切之外,他內心深處和我們一樣,仍是不足,好像還缺少了甚麼。於是他以智者的身份來經驗並考察人生之道,他以科學—大自然的定律,以智慧—哲學家的態度,以享樂—肉體的縱慾,以物質主義—只有今天,以宿命主義—沒有盼望,甚至以宗教的敬虔,道德的約束等來經歷人生。結果他給我們的答案是虛空的虛空,「虛空」這個字在傳道書中出現三十七次,他說在日光之下沒有新事,人生是可怕的無聊,而傳道書的最後一章就是以死亡來作結束。

傳道者作這本書為說明一件事,神是自由的,人是被侷限的,因為是受造物,人在日光之下的所作所為都是空洞的,無意義的,生命並非如我們表面所看到的,也不是我們所期望的那樣,因為這是建立在一個虛假的想像中。有一個很暢銷的電影—玩具的故事(TOY悆 STORY),故事中有個玩具西部牛仔,很擔心新到的太空戰士會取代了它是主人最愛的地位,然而這位太空戰士卻毫不在意,它認為自己是來自外太空的勇士,有任務在身,他有能力克服一切的困難,也深信自己能夠飛翔,雖然西部牛仔和其它的玩具一直提醒,它只是一個玩具,而玩具的功用是討主人的喜悅。直到有一天它看到了自己只是一個被造的玩具,就在一瞬間崩潰了,因為它一向所矜誇的都是虛假的,故事的結束是它在愛中重新被建立。這個電影讓我深深的領悟到,人生的際遇中,虛空常在我們認為最不可能出現的時候,突然出現,我們所看為寶貴價值的,原來是鏡花水月,我們努力工作,以為成功在望,失敗卻接踵而來,榮華富貴本該是令人快樂,卻叫人更加乾渴,我們是否像那個玩具太空戰士一樣,發現我們只是個受造物,生命的主權不在我們手裡,就崩潰了呢?



人心的嚮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