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祖歸宗:基督在中國的預表
第 1 頁, 共 2 頁
返祖歸宗:基督在中國的預表

潘榮隆



隨著西藏流亡政府在臺北設立辦事處,及第一座西藏喇嘛廟在中南臺灣建立,我想起了達賴喇嘛上回訪問臺灣時,在圓光佛學院的演講中曾說到「佛教是中國人固有的傳統」,他說中國人應當不要輕易放棄這個「傳統」。

達賴先生在此犯了一個偉大的錯誤,佛教根本就不是中國人「固有的」傳統,佛學只是一個來自印度半島,無神論的學理而已。對中國人來說,佛「教」是一個典型的「外來宗教」。既是外來,就談不上傳統;既不是傳統,放棄不放棄就不需妄加什麼數典忘祖、大逆不道的滔天罪名了。

一般相信,佛學發軔於印度半島,在東漢時始傳入中國;透過中國人了不起的智慧,佛學雖在該半島被人棄之如敝屣,早已足蹤邈然,卻在中國開花結果,被中國人發揚光大,神格化為一種宗教。佛教雖然被中國人吸納已有千餘年的歷史,但無法掩飾篡改的史實就是,它絕非中國人固有的、終極的傳統信仰。

同時,學理哲思可能會被人有意地神格化為「宗教」,它的教主至多也不過只是「教宗」而已,而絕非那自有永有、先存永在的真神。教主既不是真神,以英雄偉人崇敬之,實至名歸,可也;但作為崇拜的對象,或將之祭為偶像,則是褻瀆、大不敬,吾人期期以為不可。

那麼,什麼是中國人固有的宗教信仰呢?

如果有神(當然有!),神一定會在大自然界中、在人類歷史上留下祂的足跡;神也會把祂的話語(聖經)作為給人類至上的珍貴禮物。足跡與話語中有所指陳者就是預表(TYPE)。預表彰顯明示它的原主(ANTITYPE)。預表在神的話語中得到印證。聖經所印證的就是基督耶穌。基督如果是那唯一真神,則在中國人的至極傳統中,也就是那未曾被外來宗教玷污之前的傳統裡,一定有其預表,茲以明示祂對神兒女們的終極關懷。所以從我國先民的文化軌跡,諸如經典(Literature)、字源學(Etymology)、甚或習俗(Custom)中理應可以找到蛛絲馬跡,以證明基督是中國人的主,因為祂原來就是全宇宙的主。

證諸我國的傳統古籍,華夏民族原本就有崇高的上帝觀。例如《書經》記載:「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師;唯其克相上帝,寵綏四方。」「予畏上帝」「敬事上帝」;《詩經》說:「上帝臨汝,無二爾心。」「小心翼翼,昭事上帝。」「皇矣上帝,臨下有赫。」;《論語》有道:「獲罪於天,無所禱也。」「不怨天,不尤人,知我者,其天乎?」「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中庸》曾言:「郊社之禮,所以事上帝也。」等等莫不證明我先祖是有神論者,且其崇拜者乃一唯一至高之真神。佛學是一個無神論的學理,與我國唯一神論之崇拜傳統不只不相互容,其終極關懷亦大異其趣。

中國文字優美且有智慧,其中諸多蘊藏先民敬拜上帝的傳統思想與上帝創造宇宙的奧秘。中國文字結構與聖經中之記載更是完全吻合、相互輝映,令人嘆為觀止。例如:「生」這個字乃是說明「人」是由「土」構生的;「我」乃以「手」持「戈」表明人之罪性;「義」是羔「羊」置「我」之上顯明上主基督之救贖;其它如「船」印證挪亞方「舟」中一家「八口」獲救的聖經記載等等(詳參考李美基、包博瑞著《孔子未解開的謎》橄欖基金會出版)無不證明「基督在中國」。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