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裡外
第 1 頁, 共 1 頁
時間裡外

許萬常



現代詩人艾略特在「四個四重奏」第二首詩中,以「我的開始是我的結束」開頭,而以「我的結束為我的開始」結尾。開始與結束代表時間的運轉,也涵蓋人在時間裡的一切活動,生、老、病、死都在時間內發生,「傳道書」第三章詳述這些活動,生有時,死有時……

如果沒有永恆,時間就沒意義,生命始於寂靜,復歸於寂靜,過程有如松果空山落,無人在意;巨石投波心,轉瞬間消失了蹤影,時間裡的喜、怒、哀、樂僅是湖面上的漣漪。

上帝本質為永恆,活在時間之外,祂是永恆的現在,名為「我是」洍 am荂C本可在時間之外逍遙,但是「起初神創造天地」,祂創造時間,把人放在時間裡面,上帝本意要人享受時間裡的甜美,生命每一細節都可細嚼慢嚥,入口生香,而且人有開始,無結束,時光不催人老,生命愈陳愈香。

然而人不願知足的活在有限的無限裡,聽信謠言,欲超越受造者的限制,「你們便如神」。多麼迷人地誘惑,令人致命的陷阱,結局是陷子孫於不義,萬劫不復,代代被時間征服,世人「仍要歸於塵土」,誰能逃避吞聲的死別?

永恆的上帝大可回歸時間之外,不必承擔情愛的重擔,任憑人去開始,去結束,任生命去聲聲嘆息。但是神心難測,歷經千年的籌劃,時間之外的上帝突然又回到時間之中,伯利恒馬槽裡哭聲報喜神子的遠征,「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征服時間必須進入時間,征服死亡要藉著死亡。

世人或已習慣時間的束縛,對伊甸老家毫無鄉愁,世界為我故鄉,日日與它藕斷絲連,早已忘卻時間之外的幸福,說道:「主啊,我們在這裡真好,我就在這裡搭三座棚」,世人忙著在時間裡搭棚,或許能說服上帝搬家,永遠與人住在時間裡。

上帝親臨時間裡為要「帶許多兒子進入榮耀裡」,在時間裡與主同行,為要走到時間之外,以諾與神同行,征服時間,步入永恆。

「成了」,時間被復活征服,「必死的被生命吞滅了」,時間的結束是永恆的開端,我的結束是上帝的開始,因死得生,因禍得福。從此時間的直線化為一個圓,開始之後就無結束,親友不須執手相看淚眼,人生不會曲終人散,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