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信主見證
第 1 頁, 共 1 頁
網路信主見證

psycho.bbs@fhl.ee.nctu.edu.tw



我從來沒想過會這樣的成為基督徒。

當我正處於放棄原有宗教而生命一片渺茫的時候,肉體沉淪在罪惡中,但是心靈卻一直掙扎著想證明我的理想存在。於是,我把所學所得的思想、藝術、人文,強烈的傾倒在網路上,我寫出一篇篇文字發表在網路上許多討論區與人分享,我孤寂的心靈期待能有人了解。

於是,在政治討論區我與韻琳姐(gospel)相遇,她敏銳的察覺我在政治版盡情地寫出的文章,是基於對超越心靈的渴求。她沒有直接說我需要上帝,她只說:「你是否覺得你的理論最後應是,中國人需要基督教來更新文化呢?」被這個問題強烈衝擊後,我走回宗教領域,開始認真投入宗教討論區。

宗教討論區已經有信望愛站許多老同工盡心盡力的耕耘,例如tjm、spring、kkang、ykl……。我原先只是想尋求一個答案:我能不能從基督徒的生活信仰實踐中,找到我所關心的時代問題之解答?我與他們認真討論,也與其他宗教認真討論,並且以「中立人士」身份,調解各種因為信仰不同而引起的紛爭。

多次共同討論後,我發現基督教精神直指人心的匱乏,卻因人愚昧強烈的反彈,而受各種文字攻擊與壓迫;因著正義感,我指責這種不義且屢屢站在基督徒那一邊,漸漸地了解這種信仰才是社會需要的精神基礎。

於是,我以「文化基督徒」身份進入信望愛站。我沒有直接與上帝對話,也要求信望愛站的朋友不要勸我受洗,我只想從文化社會角度好好省思這個信仰的意義。gospel與 tjm等信望愛站同工們,很有智慧的讓我以這種身份與他們同工,因為他們知道上帝呼召我的方法是不一樣的—我強烈追求知識,反而在回應上帝的呼召有更多思想上的阻礙與遲疑。他們願意等待與陪伴我,期待透過肢體關懷能拆毀我心中最後一道牆。

因著在宗教版這樣的同心爭戰—他們是屬靈的爭戰,而我是為基督教文化社會的精神救贖而爭戰;逐漸的,我願意一起禱告,開始對上帝有個人性的體驗,透過同心爭戰更加感受肢體關係的馨香。最後,原本只想當文化基督徒的我,卻在這種同工肢體中接受了上帝的呼喚,主動的要求受洗決志,成為真正的基督徒。

現在的我,願意全力獻身在網路事工上;我深知主透過網路喚回流浪的我,也同樣會喚回流浪的他人。我願意把自己擺上,求主使用我為器皿,喚回更多的心靈。這就是我人生的意義,我知道主亙古以來已經給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