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錯失
第 1 頁, 共 1 頁
幾乎錯失

編輯室



約翰首次對復興產生渴望,是當他在西南浸信會神學院唸書的時候。那時,費羅伊(Roy Fish)及麥邁柯(Malcolm McDow)均是他的指導老師。

在一次研究復興及屬靈覺醒的課堂上,約翰和同學們談起對復興的負擔。

「我們只能在書上讀到這些事,」約翰回憶當時的討論。「我們並沒有經歷過復興,也不認識任何人有這類經歷。」

由於這種負擔,約翰和其他人組成了責任小組,彼此代禱並為復興禱告。

在這過程中,約翰的內心逐漸起了變化。在獲得博士學位後,他當上了一所增長中的中型教會牧師。他心裡並不滿足,他相信自己應該可以擔任「超大型教會」的牧師。

「我雖然從未求問神,心裡總覺得那是神為我預備的下一個工場,」約翰解釋道。所以當後來一所超大型教會致電邀請他時,約翰對妻子唐娜說:「這就是了!」

可是當牧職幾乎敲定時,約翰卻接到電話,說聘牧委員會的某位成員改變主意。

「我幾乎崩潰了,」約翰說:「我的心早已去了那所教會—神沒有差我去,我卻去了。」不久之後,約翰便患了重病,得了一種醫生既無法判斷,也無從診治的病毒。

約翰的身體、內心和靈性皆大受損傷。他前去屋脊峰,跟亨利.布克比作了一番懇談,和詳讀了「經歷神」課程。終於,約翰重新把生命獻給基督,說:「無論你叫我做甚麼,我都願意。」

一日,約翰接到來自德州布朗渥,柯基街浸信會的電話。事實上,那是該會的聘牧委員會第二次來電。他很難相信對方還會來電,因為上次他的回答相當無禮,那時他心想:「我纔不去一個不能建立超大型教會的小鎮牧會。」

約翰還是去了布朗渥。他的身體仍然軟弱,甚至講道時幾乎昏倒。那教會卻認為他是神派來的人。

約翰也認為是神派他去那裡。但最初十八個月卻充滿了痛苦與挫折。教會有些人過著放蕩的生活,又有許多反對和批評的聲音。

「希望當我分享神如何動工時,人們不要誤以為教會裡有一批敬虔的好人禱告了一百年,以致神說:『你們的表現太好了,我要把復興賜給你們,』」約翰說。雖有好些會友一直尋求神,祈禱復興的來臨,卻也有更多人的心是遠離神的。

事實上,雖然神已醫治約翰,他還是十分難過。直到有一晚,他與聘牧委員會的主席同坐在小貨車上,泣不成聲。

約翰向神呼喊:「我實在拿他們沒辦法!」

當晚,當約翰從車子出來時,彷彿聽見神在他心裡說:「是的,你的確拿他們沒辦法。就因為你明白這一點,現在讓我來罷,我要做一些事。」

復興並沒有馬上發生—就這樣過了將近一年。但神正在預備柯基街教會的人,迎接祂將要做的事。

「我比從前更加相信,復興是一件奧秘。我知道我們並不配得,」約翰牧師說:「那是神的憐憫。」★

(本文採自九五年九月號《經歷神》雜誌,承蒙轉載,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