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豐榮 —《還我伊甸的豐榮》讀後感
第 1 頁, 共 2 頁
共享豐榮

—《還我伊甸的豐榮》讀後感

何國強



很高興拜讀最近出版的《還我伊甸的豐榮—從聖經,歷史和社會問題探討婦女的身份與角色》。三位作者雖分隔美東、美西和新加坡三地,卻有志一同,從不同的角度思想這個尚待解決的問題。她們的特點,除了是受過社會學、宣教學和宗教學訓練的教會工作者以外,也分別有單身和已婚的身份,由她們現身述說姐妹的際遇,十分貼切和真實。

難得的是,本書並沒有過份情緒化的擺盪,以致變成偏頗的女權主義,反倒是客觀地提供了關於古今中外婦女運動的豐富資料。對於常被用來為婦女角色定位的幾處經文,更作了一番謹慎的解經工作。

華人教會在這方面的著作向來不多,許多有關婦女角色的書籍,都是西方的見解,這本書的出版,算是代表今日華人教會的婦女,就婦女定位的問題對教會和社會所作的貢獻。

本書使我產生三點聯想:

1. 苦難的問題

其實受苦是男女共同的經驗。人類犯罪以後,亞當對神說:「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創三12)一句話把責任推給神和女人,從此神和人,男人和女人之間便有了隔閡。人類被逐出伊甸,男人汗流滿面纔得糊口,女人也得受生產之苦,又被男人管轄。

然而神已在基督裡叫萬物與祂和好,因著耶穌的救贖,人和神之間的隔閡得以消除。男人與女人之間的不公平,也可以解決。因為「不分猶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加三28)無論是男人的受苦,或女人的受欺,都應在主裡得到安慰。

不過,女人受的苦若是出於男人,真心敬畏神的男人,便有責任照著神的教訓,不叫女人受苦纔是。在男女同甘共苦的前提下,男人還是得多注意一些。

2. 文化的問題

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中,教會仍應傳達整全的聖經真理。有時候,人們為了彌補某方面的缺乏,有可能矯枉過正。聖經的教訓是不偏不倚的,例如在奴隸制度仍存在的羅馬社會,保羅規勸那逃跑的奴僕(阿尼西母)回到主人(腓利門)身邊。但聖經的教訓又超越了文化,因為保羅也寫信叫腓利門待阿尼西母「不再是奴僕,乃是超過奴僕,是親愛的兄弟。」(門16)他沒有偏幫主人,也沒有偏幫奴僕,乃是高舉了基督的真理。

世界各地的華人社會,由於受到不同文化的影響,以至呈現極大的差異。有些地區仍是男人至上,但有些地方卻早已男女平等,女性與男性有相同的地位,甚至有機會憑實力凌駕其上了。例如行政效率甚高的香港政府,其十八萬公務員便是由「陳太太」統管。所以,傳揚聖經真理者,應是不偏不頗合乎中道,在為婦女說話時,也顧到男人行為的前因後果。所幸本書都做到了。

3. 實際的困難

「改變」向來是不容易的事,就是「面對改變」也不容易。記得第一次在某美國教會看見女牧師帶領禱告,便覺有些不習慣;後來又在另一教會看見女牧師在講台上為會眾祝福,散會後更想了許久,因為過去總以為那是在電視節目上纔有的情形。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