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罵我是妓女
第 1 頁, 共 3 頁
他罵我是妓女

張宰金



「他罵我是妓女。」梅海燕脹紅著臉,淚流滿面,手指著結婚十三年的丈夫江長軍。「如果我是妓女,那你就是妓男!」長軍緊咬著下唇,怒目以視,握拳以待,兩人隨時可以擦槍走火。我相信若不是我在場,他們早已像瘋狂的惡獸相搏相咬。因我曾看過海燕手臂上青一塊、紫一塊的瘀傷,還有長軍脖子邊長條的抓痕。第一次約談之後,我立刻和他們約法三章,第一條就是君子動口不動手。



金童玉女的戀情

他們都是台灣的國立大學畢業,丈夫先來美國半年之後,妻子和大兒子也來美依親。長軍是機械博士,在一家歷史悠久的公司擔任主管,海燕已考過會計師執照,因兒子還小,作部份時間會計師。兩人是大學時代的校園戀人,相戀相愛而結合。這對人見人羡的情人曾幾何時,已成為仇人。兩人相恨之情,幾乎到要把對方踩扁、踩碎才甘心。

長軍和海燕是在一校際性的辯論比賽相遇。海燕代表學校參加比賽,長軍陪一位好友參賽助陣。長軍一向木訥口拙,最羡慕口齒伶俐,表達生動的特長。他第一次聽到海燕在辯論賽中敏捷的反應,淘淘動人的口才,聲音溫柔,卻條理清晰,咄咄逼人,抑揚頓挫,恰到好處。看準對手的要害,經過陣陣步局之後,一劍直趨要害,使得對方被逼進死角,毫無回手之力。長軍當時只覺得詫異、驚嘆、佩服海燕的雄辯口才。從此,拜倒石榴裙下。他經常在課餘,抽時間去海燕的學校看她。風雨無阻,豔陽難擋,兩人之間的感情也直線上升。海燕最欣賞長軍的木訥相,她覺得這樣子忠厚老實,將來一定是可信靠的好丈夫。兩人惺惺相惜,同進同出羡煞多少同學。大學畢業,長軍進入軍中服預官役,兩人常通魚雁,一有假期,一定相聚。

就在長軍退伍前幾個月,因著有幾天假期,兩人到幽靜美麗的溪頭,夜宿旅店。那一片頗有意境的竹林子,柔和皎潔的明月,如詩如訴的蟲鳴,加上湍湍不息的溪水聲,使這一對熱情的年輕戀人,情不自禁地激起致命的火花!是激情?是感情?是情慾?或愛戀?他們已渾然不知。只記得作愛之後,兩人都極其後悔、懊惱。不久長軍退伍了,他們奉兒女之命,匆匆完婚。

接著長軍忙於預備出國,海燕覺得新婚之後長軍完全變了另一個人。他不再溫柔體貼,柔情蜜意地對待她,只知道自己的出國留學計劃,其他的事,全不關心。他甚至經常隨意發怒,他不能忍受嬰兒半夜哭鬧,新娘子講話一不小心,就會遭受粗聲吆喝,惹來一陣無謂的爭執。長軍嫌她笨手笨腳,菜不是太鹹就是太淡,火候總是不對勁。海燕不了解為什麼所有家事都她一人承擔,她上班工作,又要理家,長軍不但一根指頭都不動,還要嫌東挑西。她受不了,難免要施展她的伶牙俐齒舌戰一番。



豺狼虎豹的婚姻

來了美國之後,就在他們經濟困難,生活、進修雙重壓力之下,第二個兒子不受歡迎地加入家庭。長軍不能忍受多一個人的壓力,更多暴怒憤恨的言語行為出現。海燕百般委曲地哭訴著:「結婚十多年來,我沒有一天好日子過。」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