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宮燈
第 1 頁, 共 3 頁
破碎的宮燈

張宰金



那一個充滿陽光的週六上午,是三十歲的劉彩鳳人生中,開始一段新旅程的起點。當時教會幾位弟兄開了兩部中型旅行車,將劉彩鳳的隨身家當行李,從她的情夫家搬出來。彩鳳抱著不滿週歲的嬰兒,提個小包,回頭看了一眼被自己踩碎、用剪刀割破的美麗宮燈,掉在地上,她強忍著淚水,跨進旅行車。彩鳳覺得那一天的陽光閃耀,特別溫暖、明亮,卻有點不太適應的感覺。她的確需要開始一種新生命的適應期。



滿懷憧憬的少婦

四年多前因著香港九七的關頭,劉彩鳳在自己原配丈夫的鼓勵、支持、祝福之下,離開丈夫、兩個兒女和公婆,從香港來紐約求學。彩鳳和丈夫的夢想,是盼望彩鳳先來美國讀研究所,至少在取得碩士學位後,可以找到一份工作,申請綠卡,再把丈夫、兒女、公婆一一接來美國團聚。丈夫在香港賺錢養家,也盡力支持、幫助彩鳳在紐約的進修,兩個兒女則由公婆照顧。

當飛機初抵甘乃迪機場時,彩鳳心中充滿興奮和憧憬:她一方面覺得自己彷彿進入電影片中的世界,就像在作夢一樣;另一方面她也有幾分緊張、徨恐的心情。人來人往,不論表情、語言、音樂、味道,都有陌生而新奇的刺激感。來接機的是一對和彩鳳同科系、較年輕的留學生情侶,他們來自台灣,是透過學校國際學生輔導中心的安排,唯一的任務是接機,帶彩鳳到學校的宿舍。這一對學生情侶都是基督徒,當他們一知道彩鳳未信主,也未去過教會,就在途中,開始向彩鳳傳講福音,作見證,並邀請彩鳳去教會。當時彩鳳心中所掛慮的是一些有關註冊、伙食、選課、起居等最基本的需要,她還沒想到去教會或有關信仰的任何問題。她心中倒有幾分埋怨這對年輕人,為什麼那麼不了解別人的感覺,但基於禮貌,只好表示感激他們。當他們一走,彩鳳一個人在宿舍房間,因室友外出,她忽然有幾分孤單的感覺襲上心頭。

學校一開學,彩鳳就忙於應付功課,特別是語文的障礙,使她覺得壓力好大,她自知責任重大,身負丈夫、公婆、兒女的期盼,必須好自為之,努力拼命啃書。但每一次的作業和測驗,對她都是一種打擊,她覺得在此進修,遠比想像的還難。不久,感恩節一過,天就開始飄雪了,起頭還覺得白雪紛飛,銀白的世界真美;但過一些日子,寒風刺骨,卻造成她許多不方便,於是她開始覺得疲乏、沮喪、孤單、愁苦……。



墮入試探飽嘗痛苦

在聖誕節前,彩鳳一面忙於應付期末考,一面憂愁不知聖誕假這幾天要去那裡住,因學校宿舍關了兩個多禮拜。有一個週末夜晚,她在學校附近一家中國餐館晚餐,當時客人稀少,餐館陳老闆過來和彩鳳打招呼,還坐下來和她聊了很久。彩鳳那天不知如何,看了餐館掛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美麗宮燈,特別有感觸,談到自覺傷心時,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陳老闆比彩鳳年紀大十七歲,以來美多年的老大哥自居,一面安慰,一面勸彩鳳不要太難過,既然都是他鄉作客的同胞,當盡力而為幫助彩鳳。那一年的聖誕假期,陳老闆安排彩鳳暫住在餐館一位香港女侍的宿舍,唯一的條件是請彩鳳在這幾天,到餐館幫忙打雜,報酬是管吃住,另按時計酬給彩鳳。彩鳳認為這是一個好的安排。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