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身」抑「本尊」?
第 1 頁, 共 3 頁
「分身」抑「本尊」?

– 兼給海外的骨肉之親

潘榮隆



台灣在歷經傲人的軍事、經濟與政治奇蹟之後,於九零年代,終於出現宗教奇蹟。各式新興的宗教活動如雨後春筍,冒土而出,蔚為世紀末的奇觀。但如同輕易漲破的經濟泡沫般,在繼中台學員集體剃度的悲劇後,宋七力顯像館的分身騙術,妙天禪師的詐賣靈塔,阿水師的斂財神算等等怪力亂邪事件一一爆發,而使各方上人、法師、活佛避劫不及,在照妖鏡下紛紛中箭落馬。在台灣人的眼裡,「高明的騙術」至此不再單屬政治,竟然更包括了使政治明星為之甘心跪拜的宗教。

宗教活動會因這些事件自台灣消聲匿跡嗎?台灣人可以自此免疫於旁門邪教嗎?

宗教在台灣是一項企業,一個販賣「希望」(Hope),人人可為,也欲為的無本生意。「希望」自古即是人們心底深處的吶喊與需要。「希望」永遠不會自人性中絕跡。宗教的市場在人類的歷史上,從來就沒有閃現過不景氣的警燈,並且隨時都蓄勢再拉抬一股漲停板的長紅。當台灣人心中的希望被各項軍事、經濟與政治奇蹟所填滿之後,希望便在宗教—心靈的領域裡重新找到可以沛然流注的隙縫。



台灣人的悲哀

台灣的現狀可以美國著名的三台,ABC,CBS與NBC(電視台)來描述。台灣人有三哀;ABC(America-bound Chinese),整個社會但見橫奪豪搶而隨時預謀要溜到海外置產的準經濟罪犯;CBS(Chinese Buddhists, Sovereignty),大部份的台灣人,尤其是中下階層者,生活在千年來中國佛化的裝神弄鬼的邪靈勢力下;以及NBC (Nobody cares),很多人的身體與心靈受到深深的扭曲,卻依然悲苦無靠,乏人關懷。不義,不潔,與徬惶無依是台灣人真實的面貌。所以,這一代的台灣人特別有種心靈上強烈的希望;渴求被滿足,而新興的宗教也就緊扣著這一點。因此,在各個東窗事發的擾嚷中,我們還是可以見到一群群簇擁不散的追隨者,他們依舊對上人深信不疑。在光天化日,鎂光燈閃照下,他們還信誓旦旦的直指著旁人不見的「發光體」。在這遙指「國王新衣」的歇斯底里裡,我們看到了這款台灣人「分身」(Schizophrenia)的鬼魅與「本尊」(self-esteem)的失落。

台灣人「分身」有術,因為在台灣,精神價值已顛錯。台灣人「本尊」失落了,因為這一代台灣人心靈極為困頓與疏離。諸上人與法師們便輕易的藉著「光合作用」,使台灣人的「分身」與「本尊」暫時找到一個可以安厝之所。



「本尊」何處尋!

如果不是神的呼召,成為一個鄉間的福音工作者(馬可一18),我無法想像到在我的教區(新竹南寮魚港)裡,竟然有那麼多的精神異樣,身纏重疾,遭逢各式不幸的人們。我的傳道同工最近辭去了人看為美好的,位於我們教區內的國中教職,因為單單在去年間,他就送走了四位自己疼愛的,卻因車禍喪生的學生。我們的教區不過是台灣耀眼都會之外,廣大邊緣群眾的一個簡例。在台灣實在還有極多這款的人群,他們是金字塔基底的大多數,是生活在黑暗社會裡的主流。他們是都會人經濟,政治奇蹟光圈外,沒有「本尊」,只有「分身」的,寫實的人物。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