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鯉戲水
第 1 頁, 共 3 頁
雙鯉戲水

張宰金



我們家客廳裡,擺設一些我輔導過的朋友們親手做的紀念品。一幅用紅葉貼成的「秋意」,是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女小留學生設計的;一幅歐洲中世紀武裝騎士畫,是一位強迫性妄想症青年的精心傑作;一首高雅的英文現代詩「明星與天使」,是一位從小被領養到美國家庭的東方女孩寫的,她在大二時併發精神分裂……。還有其他林林總總的自製紀念品,每一件都代表一個感人的故事、一齣悲劇、一份值得珍惜的人際關係,及一道在耶穌基督裡強烈的希望之光﹗而那一幅典雅、生動的「雙鯉戲水」中國潑墨畫,是周曉月在人生雨過天晴後,將她得意的作品,贈與我留念,以表感激之情。



瀕臨崩潰邊緣

我第一次看到周曉月時,她卅二歲,育有二女一男,分別為十歲、七歲和三歲。還記得在最初幾個輔導時段裡,她鮮少說話,只是一直哭泣流淚,但那成串的淚珠,就是她心情最佳的傳達。她幾乎用完我輔導室桌上整盒的「傷心紙」。多少的委曲、怨恨、苦毒、痛苦、哀傷、失望、沮喪……,就像決了堤的河水一樣,一發不可收拾。我只有在心中默默禱告,祈求主耶穌施恩憐憫她。我一直禱告,一直禱告。

中國人的傳統觀念是家醜不外揚,雖然她的朋友不斷催促她、鼓勵她來尋求輔導,她還是躊躇不敢前來。加上她認為自己是個被丈夫遺棄的女人,是可恥的,因此她更加自卑、自閉和退縮。一直到自覺忍無可忍,整個人瀕臨崩潰邊緣,才鼓足勇氣來找我。這些原因都促成她起初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只是哭泣不停。

「我……我……到到……底,做做……錯什什麼事事情?他他他……要這樣……對待我?」她口吃地吐出困惑和不滿。事後我才曉得,她的口吃,是發現丈夫有外遇後才開始的。以前她是個口齒清楚,表達流利的人。她的朋友說,曉月變成了另一個人,以前她積極、負責,熱心助人,開朗滿足,總是笑口常開的;如今卻愁容滿面,覺得自己再怎麼打扮、修飾也不會漂亮了。

一次又一次,我靜聽她控訴、傾吐心中一切的感覺,從中我漸漸了解她的情況。她尚未思想過信仰的問題,之前也從未去過教會。在接受輔導之後,促使她繼續尋求幫助的原因,是覺得我與她的親戚朋友之間有很大的不同。第一,她覺得我能了解她。第二,她覺得我真的願意花時間聽她訴說。第三,在她周圍的人都催她、勸她離婚,卻只有我一個人不這樣勸她。第四,她隱約地感覺到我一直告訴她的—在耶穌裡有盼望。特別是那些靠著耶穌走過困境的真實故事,使她覺得也許這是一條唯一的生路,是一線唯一的生機。就不妨一試吧!



白手起家的夫婦

曉月和長她十歲的丈夫,都是出身貧窮的家庭。當他們相識時,都被彼此勤勞、節儉、刻苦、奮鬥的性格所吸引,他們由相識到相戀,兩人都相信這是天作之合。婚後,他們用自己在婚前努力積蓄的錢合資,開創了一家小小的國際貿易公司,每天兩人早出晚歸,能吃一頓較正式的餐飯就算幸運了,他們的日子圍繞著成堆的進出口訂單、工廠產品及一大堆的資訊文件。為了省錢,他們只請一位女秘書和一位小弟打雜,其餘從談生意,接待客戶,和工廠交涉、驗貨等等,全由兩人合作包辦一切。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