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納河畔的哀歌
第 1 頁, 共 4 頁
塞納河畔的哀歌

張宰金



大約兩年前維民和葳葳小兩口,常用娃娃車推著他們愛的結晶小熊,延著巴黎的塞納河岸漫步。那時小熊剛滿週歲,是他們夫妻結婚九年後遲來的禮物。只要是天氣晴朗合適的週末,一家三口必定到聖母院前的塞納河畔,享受寶貴的陽光、息息的微風,看畫家在河邊賣藝,河中一艘接一艘的小遊艇,滿載世界各處的遊客,兩岸飄蕩著觀光遊艇傳來的音樂,有鄉村風味的、爵士樂的,也有古典氣息的聖母頌之類的。葳葳挺著懷孕的肚子,時而凝視小艇,時而用手撫摸自己的腹部,滿臉幸福滿足,洋溢著像蒙娜莉莎那安祥自足的神情。



想要有小孩

維民從小自廣東隨父母移民到法國,大學畢業後,在一家貿易公司擔任亞洲部門的主管。葳葳從時裝學校畢業後,就在一家公司擔任時裝設計師,她是在聯合國的救助安排下,和家人從越南經香港、英國,最後落地生根在法國的。他們兩人的共同興趣是藝術,羅浮宮的藝術雕像,畫家莫納的花園故居,都是他們婚前約會常去的地方。婚後兩人親蜜相愛,偶爾也會為了各自相異的文化成長背景而有衝突。他們共同的期盼是寶寶的出生,無奈兩人努力數年仍無成果,終於結婚六年之後葳葳懷孕的喜訊來臨,卻在懷孕三個月後流產,這對他們是天大的打擊。一年之後,第二次懷孕,葳葳更加小心謹慎自己的一舉一動,卻在胎兒五個月大時,母親持續性出血,經醫生診斷後,要求孕婦強制臥床,完全休息一個月,仍無法改善,最後胎死腹中。當葳葳看著男嬰屍體被抱走時,她的心碎了。

第三胎小熊的出生為這對夫妻帶來極大的安慰與興奮。他們一直想要再有小孩,終於第四胎安安順利來到這個世界。夫妻倆心滿意足,別無他求了。早在小熊出生時,葳葳就辭去自己熱愛的時裝設計,專心全職相夫教子,看來她全部的心血和希望都在這兩個小生命的成長,小熊和安安幾乎成了她生命的全部,甚至為人父的維民也常埋怨被葳葳忽略了。

生第四胎後,葳葳得了產後憂鬱症,在精神科治療多次,總算逐漸恢復健康,能過正常的生活。巴黎的春夏秋冬有明顯的變化,就像葳葳的心情,常隨著小熊和安安的成長情況,而起伏改變。但一般說來,葳葳是活在幸福的包圍中。她大量閱讀有關嬰幼兒教育的書籍雜誌,熱愛藝術的夫妻倆,把兩個寶貝兒女的臥室佈置得美奐美崙,可愛溫馨活潑。這時他們一家四口又如往常,帶著娃娃車,無憂無慮,欣喜安然漫步於塞納河畔。



揮不去的烏雲

那天,像往常要離家一樣,維民擁抱親吻愛妻,並在兩個可愛的寶貝臉上各親了一下,預備到新加坡出差一週。維民忍不住再一次看著寶貝兒女,最後凝視著安安可愛的臉,向葳葳發出由衷之言:「我們實在太幸福了,再過兩個禮拜,就可以慶祝安安週歲生日了!」

維民和葳葳都是在青少年期就信主!他們有穩定的教會生活和事奉,維民能彈一手好吉他,只要他沒有因公外出,就儘可能參加教會讚美團的伴奏練習。葳葳喜歡和幾個教會姊妹,輪流教兒童主日學,即使已有兩個兒女,仍盡量投入兒童事工。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