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孩子禱告
第 1 頁, 共 2 頁
為孩子禱告

吳淑玲



「羚羚,不可以!」沒想到我的嚇阻仍起不了作用,大女兒在妹妹臉上狠狠地抓了下去,我即刻衝過去,見妹妹的臉已有幾道傷痕,我怒不可遏地揪住姊姊下令要她到房裡罰站;一面為小女兒塗抹藥膏……。

懷老二時,就預備為大女兒打好心理準備,不斷地灌輸她:「小妹妹/弟弟會跟妳一起玩;妳以前也像小baby一樣,要媽媽抱;小baby一定很喜歡妳的……」其實兩個孩子年齡只差一歲三個月,從二女兒學會坐起,姊姊總在一旁凝望她,偶爾在我們不注意時推她一把,因此妹妹臉上常常掛彩,即使父母在一旁看顧,也是意外連連。

因事奉的轉變,我們從香港遷回台灣;又從台灣移居美國,語言的不同和人事物的變遷,使向來敏銳又內歛的大女兒,隱藏和壓抑了許多「心事」,縱使只有五歲的孩子。她常常會要求「我們什麼時候回台灣?什麼時候回香港?」「我們可以回香港看乾媽嗎?可不可以再去海洋公園玩?可不可以回台灣?我想去夜市套圈圈……」也許她期待了很久,但都落空!失望使她情緒波動,於是,更加發洩在妹妹身上。對某些成人而言,生活在無法自主的環境裡,必然常躲在記憶的角落,暗自哭泣。但一直讓我百思不解的是,女兒發洩心情的方式就是動手,是壓抑和妒忌的複雜情緒之下的副作用?

從兩個孩子的性格表現中,似乎看見舊約裡的以掃和雅各兄弟。他們兩兄弟因性格和興趣的不同,而各得父母的偏愛,似乎父母對子女的愛或多或少都有所不同。兄弟姊妹之間的口角往往也都來自父母的態度和莫名的妒忌。有次聽到一個孩子分享:「這個星期我最開心了,因哥哥不在家,沒有人會嘲諷我!」原來這個孩子平日常常受家人揶揄與忽略,所以對自己一直都沒有信心。孩子的自我認同和肯定往往來自父母平日流露出的態度。

如今看見女兒在有形與無形中相較,使作母親的我倍加難受。由於這樣動手已不只一次,外子氣憤填膺便嚴嚴處罰,希望她不要重蹈覆轍。體罰對小小年紀的孩子實在過重,但又不能朝令夕改。入夜了,女兒帶著紅腫的雙眼入睡。體罰孩子只加增我錐心之痛,抱著熟睡的孩子,痛哭一場,便俯伏床前,求主饒恕我,無助地深覺自己的失敗!我反省自己教養的態度,也不斷地求主幫助我、教導我:怎樣作個好母親。更求主觸摸她的心。於是「要為孩子迫切代禱」的聲音不斷地在耳際提醒。

記得有個見證分享說,在他出生且未滿月時,因發燒而引發肺炎,他父母從不敢收留他的小醫院急轉至大醫院,在他生命垂危中,醫院卻也挪不出一張小病床,這對父母眼看著這小生命在死亡的邊緣掙扎,卻又愛莫能助。不由得在急診室的走廊上,抱著孩子禱告:「主啊!這孩子是你的,或死或活,我們都將他交在你的手裡。」剛禱告完,聽見護士告訴他們:「有病人剛剛轉出去,快帶孩子進來吧!」在醫院裡,他們守著孩子三天三夜,並不斷地為孩子禱告,上帝在這孩子身上行了神蹟。這小孩的成長中,這對父母付上了許多禱告,也將孩子奉獻給神,他們在這孩子的身上只有一個禱告:「求主使用他」,這對有信心的父母親就是我的公公和婆婆。如今孩子已成家立業了,但他們從未停止為我們禱告。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