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的玫瑰(下)
第 1 頁, 共 3 頁
一樣的玫瑰(下)

李世宗



沒隔幾天,淑賢突然收到美國密西根大學的一封信,說明要給她「東方傑出女性獎學金」,供她讀經濟系學位,但要她立即覆電,因還有很多候補人選。這真是天大的機會,學成歸國前途不可限量。那天夜闌人靜時,淑賢內心掙扎、展轉難眠,就又再向神禱告:

「神啊!我想獻身傳道,神學院卻不收我,我是否該到美國深造呢?明天我將拿這封信去見神學院院長,如果他肯收我,我就進神學院,如果他們還是不收我,我就去美國。」

隔天,淑賢見到神學院院長柯理培,向他表明來意。柯理培完全不知淑賢背景,又沒看到教會的推薦信,卻憑著聖靈的感動,毫不猶豫當場破例接受淑賢入神學院。淑賢便立即回電美國,請將獎學金轉贈他人。

永魁得知淑賢的決定,錯愕驚慌。

「淑賢……信教求個心安,沒什不好……可是,沒人要妳去傳教啊……」

「傳教的人太少了,否則……我可以更早信主!」

「可是……淑賢,我的收入不穩定……」

「這……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一定要進神學院。」

永魁望著淑賢一臉的堅毅,知道淑賢已下了決心。他很了解淑賢,她要做的事,會堅持不放棄。

「好吧……妳高興就好。」

永魁面露愁容,默默承受這突然來巨大衝擊。

美援會中淑賢的上司、同事反對淑賢進神學院,極力勸退。淑賢仍毅然進入神學院讀書,並辭掉美援會工作。家中主要收入突然沒有了,生活一下子變得清苦。淑賢以前上班有小汽車接送,如今上學得搭公車。為了省錢,常常中午到小吃店袛吃一碗白飯,喝一碗蘿蔔湯。每次坐公車回家,就背詩篇廿三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常常邊背邊流淚。

神果然是好牧者。淑賢辭職不久,有親友邀請永魁一起創設「中國鑄管廠」,幾位實業家出資後,順利購地建廠,永魁身居要職,開始領到薪水,竟是淑賢在美援會薪水的兩倍!

淑賢進入神學院後,開始在浸信會懷寧街佈道所實習。佈道所的工作纔剛開始,設備簡陋又無基本會友。淑賢常須探訪,幾次遇到冷落,難過不已。有些時候淑賢在馬路上發單張,遇到經過的汽車中坐著位居政府要津的西南聯大同學或有錢有勢的舊友,都習慣地低下頭來,怕被他們看見。究竟,淑賢不能一下子適應這種人生價值、生活形態的巨大改變,遇到挫折時心裏難免對奉獻的選擇起疑惑。有一次聽到趙世光牧師證道說,一個神學生若沒有神的呼召,他的事奉是徒然的。淑賢很有同感,便開始思想到底她的奉獻是出於自己的熱心,還是有神的呼召呢?

不久,柯院長帶領全體師生在受難節時到山上禁食禱告。淑賢向神求問是否呼召她傳道。禱告半天後,淑賢讀聖經時看到以賽亞書四十三章:

「你不要害怕!因為我救贖了你,我曾題你的名召你。你是屬我的。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趟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燄也不著在你身上。因為我是耶和華你的神。」

淑賢得到神直接的答案─「我曾題你的名召你」,突然信心、勇氣大增,能克服服事上遇到的困難。從此,淑賢堅定地踏上奉獻傳道的路。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