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蒂的孩子心
第 1 頁, 共 2 頁
拉蒂的孩子心

莊芷



「媽,明天我們可以早一點到教會嗎?」星期六晚上臨睡前,兒子匆忙地要求著。

「可以呀!有什麼特別的事?」我好奇的問。

「我想早一點去幫老師排椅子。」兒子興高采烈地說:「上禮拜天,主日學老師問大家,誰願意早一點來幫忙排椅子,我舉手了,所以要早一點到。」

「喔!」我笑問著:「是不是因為去幫忙,老師會給你們小treat呀?」

這句玩笑話,顯然是傷了他的心了,一臉無辜的走來抱著我說:「不是的,不是為了什麼treat,我是從心裡自願要去幫忙,才會舉手,老師沒說會給treat的。」

我心疼的摟著他,連聲抱歉,不但為澆了他一頭冷水而懊惱萬分,同時也為他特別強調的「從心裡自願去幫忙」,感動不已。

因為這幾個字讓我想起了拉蒂……。

拉蒂是今年和我在BSF(Bible Study Fellowship)同組的美國姊妹,人長得高頭大馬,頗有女子摔角選手的架式,走起路來,還真可用虎虎生風來形容呢!然而她卻有顆極其細膩、溫柔體貼的孩子心。

她今年不到五十歲,就已經升格當了外婆,不但每天為女兒照顧小寶寶,並且每月自願至少一次到BSF的孩子班上幫忙, BSF孩子活動的負責人對她感謝不已。有機會和她聊後才知道,她在教會就是嬰兒室的負責人,並且也是教會中各大型聚會時,兒童活動總協調人。

雖然這麼充滿母性溫柔與光輝的服事,和開著大型卡車,體格碩壯,聲音沙啞的拉蒂,有些不太搭調,卻更是引起我對她的尊敬與欽佩。

一回,在停車場和她巧遇,忍不住向她表達自己十分佩服她在孩子身上,所花下的時間與心力。她淡淡一笑說:「神給了我一顆新造的心,所以我願意用這顆心來回報祂。許多人說我是個熱心的義工,其實是祂先得了我的心,也挽回了我對孩子的心。」

原來拉蒂生長在破碎的家庭,父親出走,母親酗酒,十六、七歲時就懷孕、輟學、生下女兒後,又遭男友拋棄,前途茫茫,毫無希望,於是開始酗酒,女兒就由親友輪流照顧,也曾被送進寄養家庭。

後來拉蒂在戒酒中心認識了耶穌,才知道在世人眼中看來粗俗不堪、墮落沉淪的自己,竟仍是神眼中極其寶貴稀奇的珍寶,她是神親自道成肉身,死在十字架上,所買贖回來的女兒。於是才由內心深處,發現自己對女兒的虧欠,便努力彌補女兒年幼時受到的波折與忽略。

脫胎換骨後的拉蒂,戒了酒,找到工作,並和一位基督徒弟兄結婚,不但生活正常,更因滿懷感恩,便對孩子有顆特別的心,經常自願代朋友或鄰居照顧小孩,也一直在教會中默默的幫忙多年,如今成為嬰兒與兒童事工的重要同工。

「許多人問我,是哪來的耐心,可忍受孩子的哭鬧?也常有許多人誇獎我,是個不可多得的愛心義工。其實我自己明白,能被神使用,是多麼的榮幸!是多大的恩典啊!完全是祂的慈愛和恩典,我才有這個特權來服事祂,並且服事這些孩子。」拉蒂的聲音,因著悸動更顯喑啞:「神的愛激勵我,讓我知道孩子的寶貴,並且看重生命,所以我都是由心來服事這些孩子。因為感恩的心,不但增加我的愛心和耐心,並且時時的督促我在小事上忠心。」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