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琳的祝福
第 1 頁, 共 3 頁
以琳的祝福

田春生



以琳是我醫院的名字,其中有我的故事。

摩西領以色列人過紅海,前行到了書珥的曠野,走了三天找不著水,到了瑪拉,水苦不能喝,摩西呼求耶和華,耶和華指示他一棵樹,把樹枝丟在水裏,水就變甜了,耶和華在那裏為他們訂了律例、典章,在那裡試驗他們,他們到了以琳,那裏有十二股水泉、七十棵棕樹,他們就在那裏的水邊安營。(參出埃及記十五章)



偽造文書

一九九三年(民國八十二年)五月廿五日,一大早,我被大隊人馬押至調查局。

原來,一個看來孤苦無依、八十多歲的老先生得了肝硬化,一向由我看診。在他的要求下,我曾再三開具給他「大陸同胞來台探親診斷書」,以便他在大陸的親屬能來台探親,沒想到那些診斷書被反覆利用偷渡了一百多位大陸同胞來台打工,且有匪諜在其中,而他整個家族就是人蛇集團。

偵察室裏的濃厚菸味,污濁的空氣加上漫長的偵訊令我頭痛不已,由於我開具的診斷書載明了那老先生有生命危險之虞,調查員卻訛稱法律定義「生命危險」是即刻死亡,而認定我的診斷書有誇大之嫌。我當時回答:「若法律真是這樣定義,那我承認誇大。」偵訊書上便寫「田員承認略有誇大」。就這樣,偵訊持續到夜裏,檢查官來電暫不收押,才被飭回。

返家後,我感覺尚在夢中,這是怎麼樣的一天啊!我打電話給聖佳,他是法學碩士,「姐夫,你怎麼會承認誇大?這是偽造文書罪,連續犯除加重刑期三分之一外,緩刑困難,醫師執照將會不保。」

突然,一陣黑雲重壓在身,我開始不斷嘔吐。

過去,曾見過精神病人恐懼時嘔吐,如今,我才深刻體會襲來的恐懼、無助,我甚至無法禱告,只是不斷呼喊「主啊!主啊!」,夜深了,一個聲音從我心中發出,「我知道這事藉著你們的祈禱,和耶穌基督之靈的幫助,終必叫我得救,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腓一19、20)我感到神親自撫摸我心上的傷痕,並給我得勝的應許,我也立刻發出了禱告網。



平安的意念

第二天,各報頭條新聞:「田春生醫師涉嫌以三千至五千元代價,販賣診斷書」,醫院公佈欄也告示「田春生的一切職務停止」。這一切令我羞愧,新聞上的內容也令人不解,聖佳來電,「姐夫,怎有這回事?」「我不知道!」「可能是人蛇集團說的,但對他們也沒好處啊!姐夫,你必須有心理準備,現在面臨的是貪瀆罪,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法緩刑,且醫師執照必定吊銷。」

當天下著大雨,臉上雨水淚水不分,牧師夫婦來陪我禱告至深夜,我卻逕自嘔吐。

廿七日,牧師夫婦陪我在會堂禱告至深夜十二時左右,我還是無法禱告,師母也大哭失聲。當天夜裏神再次跟我說話:「我兒,你不可輕看主的管教,被祂責備的時候,也不可灰心,因為主所愛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生身的父都是暫隨己意管教我們,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是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祂的聖潔上有分。」(來十二5、10)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