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橋(上)
第 1 頁, 共 2 頁
心橋(上)

李世宗





玲華接到定晶電話,纔知定拓昨天深夜駕著那部三菱三千跟別人賽車,車毀人傷正在醫院裡。定拓的妹妹定晶驚嚇過度,不敢上醫院。玲華趕到病房,見定拓綁了半身繃帶正昏睡著。毅光趴在床邊打盹,身子蜷曲,看來又累又冷。毅光和玲華搭配做教會青年團契輔導後,常為定拓、定晶這對兄妹擔心。他們父母袛管自台灣寄錢來,兄妹倆天高皇帝遠的小留學生日子愈過愈走樣,禍愈闖愈大。

玲華估量毅光,昨晚就已趕來照顧定拓,折騰一夜後剛剛入睡。玲華跟護士要了毯子,替毅光蓋上。玲華決定不吵醒定拓、毅光,靜坐一旁。與毅光同工三個月,玲華還沒有機會好好端詳毅光,此刻忍不住趁機多看毅光。毅光輪廓俊挺,正直、有愛心,公司、教會裏表現傑出……玲華陷入遐思。毅光一翻身醒了,玲華倏然臉紅,不安地迅速收回視線。

毅光會意是玲華替他蓋毯子,雖是睡眼惺忪,臉上卻掩不住欣喜,宛如微醉,把毯子當珍寶,細細握在手裏,緊靠胸前。

「謝謝妳,玲華。啊……我得上班了。」

「快去吧!醫生說定拓沒事,下午可以出院。喔……別忘了明晚在牧師家要練習聖誕節清唱劇的獨唱部份。」





玲華和毅光都是獨唱的料,在清唱劇搭配對唱。在牧師家練唱完後,玲華先走。毅光留下來與師母討論團契事工,卻心不在焉,魂遊戶外。

「怎麼,心隨玲華走了?」師母一語說穿,毅光驟然一驚,慌忙掩飾滿臉的尷尬。

「看你們對唱的樣子真是登配的一對。毅光……我看得出你的心事。怪可惜的……袛能說,神為你另有預備。」

玲華兩個月後要跟陳山凱訂婚。他是知名陳外科醫生的兒子,從小認識玲華。山凱不是基督徒,沒來過教會,玲華未曾談過他。知道這門婚事時,大家都很驚訝。

「師母……我明知她要訂婚了。可是……卻越來越喜歡她,我好苦惱。」

「你們郎才女貌,理想接近,趣味相投。我不怪你,我袛能說,發乎情,止於理。」

毅光當晚輾轉難眠,腦裏儘是玲華。她真摯盈滿水汪汪的美眼活蹦活現,銀鈴般清亮酥蜜的聲音盤旋樑際……幾個時辰後,毅光放棄數羊下了床,寫下對玲華的情思:

「當我還可以想妳時,容我儘情沉醉。

第一次見妳後,妳的笑、顰、動、靜,都勁敲我心弦。

我藏聚妳的點點滴滴,閘鎖心最深處。

借我妳的影子,我便在心閘裏合出完全的妳。

夢裏我就擁妳如真。攜手共遊海天。

無盡歡笑中,我袛求黎明不再來。」

毅光把信紙摺好放入信封,在信封上寫了「影子」兩個字,悵然望向窗外,卻見到東方第一線曙光。





聖誕節過後一個月,毅光接到師母的電話。

「毅光,玲華訂婚……」

「我知道,是下週六。」

「不!訂婚取消了。」

「啊……為什麼?」

「不知道,她不說。不過,我現在可以說了。毅光……好好禱告,如果真有神的感動,何不行動?其實,我看得出她也喜歡你。」

玲華沒有因為取消訂婚而陷入低潮,一如往日親切可人。毅光等了兩個月,終於鼓足勇氣向玲華表明感情。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