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重新發現的世代
第 1 頁, 共 2 頁
迎向重新發現的世代

潘榮隆



在蕭瑟的寒冬中,我們終於踏進了新千禧年。

臺灣社會仍舊熱鬧滾滾—似乎是為千禧年的開端要有好彩頭,而故作強顏歡笑。舊的世紀已逐漸遠去,面對一個新的紀元之肇始,我們端是存了哪般心情,來迎向一個新的歷史時代?

二十世紀的最後一年對很多臺灣人來說是那麼難堪與煎熬。

國代的自肥延任完全暴露了人性的醜陋;政治與宗教的不分離,開民主倒車的宣佈佛誕日為國定假日,使中華民國深陷於咒詛當中;九二一的地震奪走了數千條生命,也令很多人的命運改觀,甚至在如此的寒冬之中,還必需夜宿帳蓬;自詡清高的總統候選人密秘帳戶的曝光,粉碎了多少人對政治、社會改革的美夢;而一向鶼鰈情深的偶像忽傳婚外情,更使人們對傳統的家庭價值頓失信心;……。這一大串的事件緊咬著世紀末臺灣人心頭上的一塊肉,直叫人哆嗦而兀自茫然失據。

二十世紀已是淡然遠去的歷史了。

只是緊接著在二十一世紀中,我們又有甚麼新的期盼呢?

我們若渴望在新世代中有個新的盼望與生命,或許我們就應該先看看二十一世紀將會是怎樣一個時代。

我們相信二十一世紀將會是個重新發現上帝的世代:重新發現神存在的確實性;重新發現神本性是愛、憐憫、恩典與公義;重新發現神的大能與權柄。

五百年前,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揭開了人類史上第一個「大發現」(Great Discovery)的時代—地理上、也是土地上的大發現,使當時深陷危機的歐陸文化重新有新契機,而在美洲再現光芒、甚至直逼人類文明的新高峰。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人類再度進入另一個新的「大發現」時代---微觀與內在世界的揭露:量子力學的發現、核能的開發、分子生物科技的進展、次微米元件的發展革新了溝通的方式、心理學的發軔、心性靈異學的大膽撫觸……等等。人類歷史與生活的面貌因而全然突變。

第一個大發現使人重新有個可以自由敬拜神的機會與開拓新生活的地土;第二個大發現卻令人們達觀地以為,可以人定勝天的棄絕上帝而自行其事。可惜的,土地的大發現竟然也促發了殖民主義、衍生文明的掠奪而至許多弱勢民族的大滅絕;同時,診視了二十世紀種種的浪湧潮滾,人們卻發現,這些第二次偉大的發現只徒令自己淪為名文學家葛楚斯坦(Getrustein)筆下的「失落的一代」而已。因此,世紀末的臺灣現象也不置外於這款悽涼無奈的宿命。

當人們正忙於新禧年的熱情中,我們可以深深地嗅出人們對前兩次大發現之餘唾殘腥的厭煩,而急企再拾這份重新尋找上帝的新渴望。因此,我們深深相信二十一世紀將還會是個重新發現的世代。只是,重新發現的對象竟是久經人們棄絕、卻兀自堅持對世人深情摯愛的上帝。

神存在的確實性將重新被發現。尼采片面宣佈的神死訊謊言將不攻自破。神是自有永有、昔在今在永在、又真又活的神。祂一直活在神子民的心中。祂也一直伴著那些接受祂、相信祂的子民,共度過二十世紀中所有的陰霾與淒冷。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