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乖不乖?
第 1 頁, 共 1 頁
【親子之間】

小時候乖不乖?

吳淑玲





外子一有空時,就歡喜和兩個女兒玩,像個長不大的孩子,總是童心未泯地和孩子「混戰」。玩得正開心忘我時,小女兒隨口問:「爸爸,你小時候乖不乖?」外子靈機一動掛了電話給公公,順手遞給她說:「妳自己問吧!」於是女兒接了聽筒便問:「爺爺,我的爸爸小時候乖不乖?」只微微地聽見公公的笑聲,也見她邊聽邊點頭,沒一會兒就把聽筒又轉交給外子,欣然地說:「爺爺說你小時候很乖。」外子很了解自己的父親,這也是他預料中的答案,不禁莞爾。



公公一向很開明也很懂得鼓勵人,我相信他給了小孫女一個「正面回答」。幼年時的外子確實聰敏乖巧,據婆婆說:「出生以後,這孩子都不哭、不鬧、也不粘人,在嬰兒床上,見人就咯咯笑。」婆婆是個傳道人,因此必須常常外出,總是在不得以下將外子置於安全的嬰兒床後,逕自去探訪會友。事後也匆匆忙忙地回家,進門前她會貼在門縫聽聽有沒有「狀況」,於是她說:「這孩子真乖,總是自個兒玩……。」也許沒有哭鬧聲減輕了幾分她對孩子的虧欠吧!婆婆總認為只要是服事上帝,上帝一定會挪去我們的重擔,也許是這般單純的信心,所以外子的嬰兒期,似乎總是有天使在四周陪伴。幸好那時的社會尚未有所謂的兒童權益保護法令,否則更要為觸法而擔憂。



外子從小就是個「鑰匙兒童」,放學後家中總是空蕩蕩的。曾有一段揹著書包在外遊蕩的日子,因為他實在不喜歡一個人早回家,只對著空屋子。因此,外頭常有一群朋友,或許呼朋喚友的習性也是這樣養成的。小朋友很喜歡和他玩,他總是帶著一堆「圓紙牌」和彈珠去與朋友較量,並且常常滿載而歸。長大後,他也慶幸沒有誤入歧途,不過那段遊蕩的日子,若非上帝的保守,實難想像如今的他竟也能成為牧師。



婚後我們倆一起進神學院,畢業後在香港不同的教會各自服事。在我有身孕後,我們想出了唯一的解決之道──請菲傭。在東南亞一帶,申請外勞手續簡便,為的是因應現代小家庭的需要。外勞代勞一切家務及養育孩子,的確減輕了許多職業婦女的重擔,而我們在三年內就連添了兩個女兒。當孩子嬰兒時期開始尋找「至親」,並建立安全感時,也帶給我一些衝擊!作母親的我常常在教會裡忙碌,孩子必須全交付給菲傭。孩子哭泣的那一刻,我頓然發現,她們第一個要尋找的居然是菲傭而不是母親,那種複雜的心情夾雜著幾分無奈,也只能望之興歎,暗自傷悲。我不得不認清「菲傭豈可替代母職」?也許日後,她們不會成為鑰匙兒童,但不免與父母親的關係疏離,更讓我再次地思考的是──什麼是上帝賦予母親的天責?感謝上帝讓我及早做抉擇,成為一個全職母親,

收回了生養與教育的責任,這份唯有母親才享有的特權。



與孩子一起成長實在很快樂。當兩個女兒問我:「媽咪,我們小嬰兒時是什麼樣子?我們小嬰兒時乖不乖?」我都能如數家珍地敘述,並滿足地擁抱著孩子告訴她們:「妳們是我心中的珍珠,是我永遠的乖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