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念親人,數算主恩--從上一代的祖母上認識這一代的自己
第 1 頁, 共 3 頁
【數算主恩】

憶念親人,數算主恩

--從上一代的祖母上認識這一代的自己

劉帝傑





上帝恩典,往往通過我們的親人展呈。每次憶念摯愛的祖母,都叫我體驗主恩的實在,不住感謝上帝。



現今追求分工與效率的社會,不少父母將子女交給托兒所或請傭人看管,避免祖父母過份溺愛照顧,產生不良影響。又或祖父母只求自享退休生活,不願有照料孫兒之負擔。 於是,年輕兒孫與祖父母間的距離日益增加。



人皆有祖母,不幸者,終生無緣相見。有幸者,能與她們生活,欣賞其辛勞。筆者屬於有幸的一批,在孩童至青年廿多年,一直有慈祥祖母一同在家生活,使我更懂得尊敬長者,並體驗一個豐富的古典世界。



九十八歲的祖母上天堂了,縱使她已離去,卻遺留給我一大束越洋寄來、勉勵求學做人的信件,更給予我一份與眾不同的成長經歷。今天,假如你仍有祖父母在旁,珍惜機緣,彼此相交,真誠相處,發掘一個嶄新境界——從上一代認識自己。



國難中掙扎求存



祖母劉林振雄女士,一個陽剛的名字。每次新上任的郵差拍門,找林振雄「先生」簽收掛號信,我應門後再找祖母出來,郵差總是怪責我找錯人。祖母立即有力澄清,郵差才恍然大悟。及後,郵差對祖母印象更深。



我印象中的祖母,一如其名,滿有振威雄風。我在香港出生時,祖父早已去世。祖母一人謀生,養大父親、姑媽、叔父三人,更供父親完成中學。由於我的父母皆出外工作,祖母協助照顧我們三姊弟成長。她的勞苦毅力、幹勁鬥志,實比一些男性更為堅強。



在一九○○至一九九○年代多變的中國,國共內戰、日本侵華、中國赤化,祖母過的都是節衣縮食、走難吃苦的日子。祖母的二個兒子,在戰亂中去世,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哀痛,旁人難以明白。她在其中的經歷,比我們生長在太平盛世的這一代 ,實在艱苦千百倍。



回憶前人往事,反身觀照,只有感激她們的掙扎求存,保存下一代的性命,使我們能體會到生命的珍貴。必須感謝上帝,賜上一代給我們。

西方學堂以外的中國教化



祖母每天從小學接我回家,吃過她做的午飯後,她常對我說說中國民間故事,才逗我進入午睡。岳飛的精忠報國、花木蘭的代父從軍、屈原的愛國投江,此等人物事跡,印在心坎,令我對中國文化尤表敬意。



祖母只有小學程度,卻有相當的中國文史學養,她手上的幼學瓊林故事書,及其對下一代孜孜不倦的教育投身,使我得到西方學堂以外的中國文藝教化。這 助我認識中國,對中國文物喜愛。並從她身上,學習與中國建立一份感情,更因自己是中國人而有殊榮,實在感謝上帝。



中國近代學者林語堂,分析中國與美國老人心理說:「美國老人依舊要如年輕人一般的忙勞,顯然是個人主義推行得太過份所致。他們以自立為榮,而以依賴晚輩為恥。…中國人以家庭中互助為基礎,因有子女扶養他們而自己覺得欣幸。」( 註 1)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