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上帝相遇
第 1 頁, 共 1 頁
【知性話題】

與上帝相遇

江林月嬌



諾貝爾獎得主荷蘭的鳥類研究學家丁伯亨(Niko Tinbergen),把引發雛鳥「啄」的紅點稱為「信號刺激」(sign stimulus)。(他發現海鷗雛鳥一生下來後,就展現了「啄」的行為。雛鳥一啄母鳥鳥喙上的紅點,母鳥媽媽就會從胃裡吐些食物來餵養雛鳥。



行為與烙印



到底是什麼原因引發雛鳥「啄」的行為動作呢?經過多次實驗證明:是母鳥鳥喙上的紅點引發雛鳥「啄」的行為。



同時,丁伯亨發現雛鳥飢餓時會把嘴張得大大的,讓鮮艷舌頭外露並不停地顫動著。當母鳥一看到這個菱形的血盆大口,即刻飛出鳥巢尋找食物。返巢後,將叼在嘴上覓得的食物丟進雛鳥口中,直到雛鳥閉嘴為止,換言之,雛鳥張大的菱形嘴巴是母鳥餵食行為的信號刺激。



一九七三年諾貝爾醫學獎的得主羅潤茲(Konrad Lorenze)在動物行為學上也有許多貢獻。「烙印」理論就是他重要的發現之一。



當雁鴨從蛋殼孵出後,雛鴨本能地將第一個看見會動的東西當成媽媽。這是第一次的學習,並且深印腦海中。因此,在成長過程中,發展出對「媽媽」特徵之偏好,透過追隨的行為,逐漸發展表現出這種偏好。這即是心理學與行為學上著名的「烙印」(Imprinting)理論。(註一)



人與烙印



當新生兒在醫生護士手中哇哇大哭著,一旦母親接手後,咦!惱人的哭聲為何嘎然而止?原來,是母親的體味、是母親的心跳、是母親的音韻…無聲無息地闡釋神奇的安慰與撫觸。

循此法則,人類應往何方去尋覓那份心靈深處的安慰與撫觸?尋得生命的終極與依歸?



人,有限的存在,卻意識到「無限」的觀念。這無限觀念中的永恆意識始終讓那些不肯醉生夢死、隨波逐流的真理尋道者追隨著。



人,在有限的生命中,上下裡外尋覓著永恆觀念中的永生夢想。

這永恆的觀念與無限的意識,在人的心靈深處攪動渴望著:渴望在短暫的生命裡,擁有永遠不死、不朽、不滅的生命。



迄今,歷史的長廊繼續不斷地迴響著:



「人存在有何意義?」



「意義存在嗎?」



「意義在哪裡?」



奧古斯丁用生命體驗醒悟地說:「上帝創造人時,在人心中預留一個空處;那空處,只有祂自己能夠填補滿足。」這先知式的覺醒與認知,直叫人心頭顫慄。喔!上帝的智慧何其深邃廣闊,人心永遠也猜不透。



使徒保羅給提摩太的書信中,受了聖靈的感動寫出震憾人心的話語:



「大哉,敬虔的奧祕!無人不以為然:就是神在肉身顯現,被聖靈稱義,被天使看見,被傳於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榮耀裡。」(提前三16)



我,時空的過客,在內心深處尋求那遙不可及的無限,指向永恆的本體──上帝。

人,擁有上帝形像的被造、永恆意識的特質,是所有被造物中唯一能對上帝感知的活物。

我,如同那雛鴨在進入這短暫世界前,烙印著日後追隨生命源頭的行為與執著。



註一:趙榮台,《動物行為的奧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