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禮與愛滋病
第 1 頁, 共 2 頁
【醫學常識】

割禮與愛滋病

李永旭



最近好友從非洲肯亞來訪,談到該國盛行的部落習俗之一──為孩童割陽皮。因所用剃刀皆未經消毒處理,一用再用,致使某一部落的愛滋病例竟高達六至七成左右。



《洛杉磯時報》今年五月廿一日報導:土耳其伊斯坦堡有人自稱為割禮之王Sultan of circumcision,他只是個醫生助手,卻在六十八年中做了不下十一萬次的割包皮手術。他是非常虔誠的回教徒,堅信男孩子如果不接受這小手術,不但不能成為好的回教徒,更不能真正作個好男人。在接受電視報紙訪問時,他說要將餘生奉獻於割包皮的手術,從土耳其開始,推廣到中亞諸回教勢力雄厚的國家。手術前,這些幼童百十人左右皆穿白沙裘,戴朱紅帽,儀文盛典,非常正式。土國政府也與其配合,撥巨額預算給宗教司與衛生署,而十四所回教神學院也大力提倡,認為重振回教勢力,非此舉莫屬!



印尼近年來也呈現回教勢力極欲抬頭的趨勢,首先是排華、排基督教,後來演變成島嶼部落互相排擠的現象,割禮也被用為復興信仰的行動,正如火如荼地展開!



五月廿二日洛報又報導:中國大陸河南省的小鎮中,居然有百分之六十五的居民罹患愛滋病。有一窮鄉僻壤居然全村二千人幾乎皆患之,究其原因,乃村民、衛生單位無知、貪婪引起。這些村民原本窮困異常,但若賣血每次可得四十元人民幣(約美金五元),足以補充家用、付稅、教育費,因此風氣盛行。不幸的是他們把血漿過濾出來後,剩下多餘的紅血球全裝在一起,又覺得棄之可惜,就輸回原賣血者身上。政府原本鼓勵居民捐血以利醫療之用,但商人投機,加上群眾、官員無知,竟然鬧出荒唐大禍,受害者包括許多小孩。



六月五日是美國發現愛滋病滿二十年的日子,因此《洛杉磯時報》、《紐約時報》、《時代周刊》等皆用大篇幅來回顧、檢討、前瞻,其中包含醫學診斷、治療、防禦上的進步,也談到二十年來美國人對於性生活、性知識、男女同性戀運動、不同生活方式的接受、開放、批評,阻礙等等。同性戀者之權益,安全的性行為之說,也隨之風行一時。但是不論專家學者,亦或熱衷運動者如何盡心竭力,過去五年來在黑人、墨裔之男同性戀者中,愛滋病竟然有上昇趨勢;百分之十的年輕男同性戀或兩性性行為者,或百分之三十的年輕黑人男同性戀或兩性性行為者皆患之。據學者指出,因年輕的同性戀者疏於防預,以為醫學進步發達,有藥可靠,因此放膽而行。根據九九年世界衛生組織報告,全世界每年死於愛滋病者約三百萬左右,其中非洲大陸為二點五百萬,美國約一萬六



左右。



二星期前我們的細胞小組查考創世記十七章,討論有關割禮之事。有位弟兄問:割禮有何意義?現代人大都沒有受此禮,怎能與神立約,終生蒙福?

神與人類第一次立約乃在大洪水之後,以彩虹為證,以示祂是造物主宰,全地包括人都是祂所造,當尊奉其旨,同蒙祝福。但到亞伯拉罕時,人已經不那麼單純敬虔度日了,更有拜他神者。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