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來聽故事──我看《Left Behind》系列小
第 1 頁, 共 2 頁
【好書共享】

讓我們來聽故事

──我看《Left Behind》系列小說

蘇文安



  充滿象徵、預言、神秘數字的《啟示錄》,被公認為聖經中最難解的經卷之一。到底是「災前被提」、「災後被提」,抑或「災中被提」?「千禧年國度」是以何種型態存在於何時何地?「敵基督」是否已在人世?「獸的印記」是什麼名堂?民攻打民、國攻打國、地震、饑荒、瘟疫,自新約時代之後在人類歷史上從未停止過,那麼究竟何時才是所謂「大災難」的起頭?「七印」、「七號」、「七碗」、「七頭」、「十角」又是指什麼?……成百上千的難解之謎,成千上萬的推論假設。因此心存謙卑的人都會承認:最完整的真相只有上帝知道,而祂何時才會讓我們明白所有細節,也惟有祂才知道。



爭論中有共識

  然而,難道《啟示錄》中找不到任何信息,是不管持「前千禧年」、「後千禧年」、「無千禧年」、「時代主義」、「非時代主義」,甚或無黨無派等各種立場的基督徒,都能明白、接受,並落實於當下的個人和教會生活中?



  當然有!在研讀各家各派諸多神學和解經著作之後,我們可以大體歸納出以下「共識」:人類歷史將會終結,未悔改歸向真神的罪人絕不會逃脫可怕的結局;在歷史的進程中,雖有巨災大劫、腥風血雨,但上帝始終掌權;忠心愛主的人也會受苦、殉道,但基督的子民終必與祂同享永恆福樂;彌賽亞必在榮耀中再臨,坐在寶座上審判教會和萬民;新天新地終會開始。



  這樣的信息,不只基督徒需要據以過儆醒、簡樸、忠心、勤奮的生活,未信者更需要因此而被警告、肯悔改、及早獲得羔羊寶血的救贖。

說得好的好故事



  世界各地眾多基督教文字工作者和關心基督教文藝的牧長們,均認為《Left Behind》系列小說的確充分傳遞了上述信息。他們指出:第一,兩位作者是虔誠愛主的基督徒,在字裏行間強烈顯露出對上帝的敬畏和對基督榮耀再臨的渴盼。其次,英文版近四千萬冊的銷售量,長期蟬連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冠軍,讀者包括了基督徒與非基督徒,成為近年來極其罕見的福音預工力作。



  故事人人愛聽,而「內容好」又「說得好」的故事,更是對人心潛移默化的利器。蘊含著堅實的基督徒價值觀,又兼具驚悚片、動作片、文藝片、科幻片、推理片質素的《Left Behind》系列小說,把末世故事說得五彩紛呈、熱鬧滾滾、扣人心弦、被譽為「說得好的好故事」,實不為過。



  當然,既是「末世小說」,在字裏行間透露出兩位作者對《啟示錄》的見解與詮釋,在所難免。但如前所述,《啟示錄》的解讀千百年來一直是百家爭鳴、百花齊放,因此作者無論採取哪一種立場(即使「沒有立場」也是一種立場),勢必不能讓持其他觀點者完全滿意。問題是:除非不寫,否則總得採用某一立場來建構情節,這故事才寫得下去。



讓小說的歸小說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