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號角響起
第 1 頁, 共 2 頁
【從電影看人生】

當號角響起

譚德儀



急促低沉的電子鍵盤單音旋律,穩健執著的奏出電影<火戰車>的主題樂音,昂揚高闊的喇叭聲啟動了有力的宣告,大鼓與敲擊樂器接著和上。它們沉穩又雄壯的衝擊力,配上溫柔婉約的鋼琴彈奏,有條不紊地述說一個真實、震撼、又精彩的故事。



遠遠的沙灘上,一群優秀的奧運入圍選手在集訓跑步。鏡頭從遠拉近,停駐在幾張運動員的臉上,這幾位運動員的真實故事,將帶我們回溯一九二四年奧運會...。



能夠代表自己的國家參賽奧運,都是經過無數次大大小小的篩選淘汰,去蕪存菁,才有資格踏入光榮又盛大的奧運會場。在競賽中如果得了金牌,會場裡將演奏代表國的國歌,並升起國旗,個人的榮譽便將提升為「國家」級的光彩,全國的人都會以他的成就為榮了!! 如果你我也躋身在國際奧運的競賽裡,不知對成功的心態是什麼?



那一年,猶太裔英國劍橋學生哈洛亞伯拉罕的參賽,是緊張、失落、恐懼,有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沉重。哈洛一直對生為猶太人感到自悲,並不以自己是上帝的選民為榮。他雖代表英國劍橋大學參賽,但因與院長的理念有出入,所以曾表示他的未來就是「自己」。哈洛對成功的定義是:我要得到奧運金牌來證明自己的價值。當他在第一場比賽得到銀牌時,悲痛萬分地說:「我輸了!我輸了!我不知道在追逐什麼?我好害怕!數不盡的努力、練習,我會贏嗎?我簡直是太害怕去贏了。」哈洛在百米賽跑奪得金牌後,終於達到了「個人成就」的高峰。然而,他的心情卻更複雜、虛空和失落,有如站在一座雲霧瀰漫的小山上,伸手不見五指,更看不到前路。



而另一位劍橋學生安迪林斯參賽的心情卻是輕鬆愉快,且毫無負擔的。他是位有大英帝國紳士風度,盎格魯撒克遜純正血統,又出身貴族家庭的代表選手。他的國籍、身世、學歷、和才華都相當出色,因此他自我的認同也非常良好。他總有一份氣定神閑、不慌不忙、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從容自在。對成功更是:只要有獎牌就好了,倒不必非得金牌不可。所以當他拿到第一面銀牌後,就已感覺嘗到成功果實的甜美滋味。所以,當他知道艾瑞克李德放棄禮拜天參賽時,就主動與他換賽程。他好像是個已攀上山頂的人,為自己的成就感到欣慰與滿足,雖看見旁邊有另一座更高的山嶺,但也絕不輕看自己已有的努力和成績。



蘇格蘭宣教士艾瑞克李德參賽的心情則是神聖而崇高的。當他得知百米短跑的預賽排在禮拜天時,就勇敢地告訴體協委員長,他要守安息日,必須放棄那天的賽程。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旋風般地,吹遍各地,他很清楚的告訴媒體:他參賽所得到的獎牌,是要榮耀上帝。主日那天,他和全教會分享以賽亞書四十章:「...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隔天,最後一場四百米比賽時,其他選手幾乎認定要贏他是輕而易舉,因這已經是他當天的第三場比賽了。賽前,有人塞了一張紙條給他,上面寫著:「那尊重我的,我必尊重他。」他緊握著紙條,以信心、毅力,昂首喜樂地邁步直奔,奪得金牌。艾瑞克不但完成個人成就,替家人增光,還為國家贏得光榮,更使上帝的名得著完全的榮耀。他的個人成就已提升
下一頁...